留点后路
万事不可做太绝

蛋疼地“思考”了一下所谓的“琥珀”…

Cnbeta上蛋疼地介绍了一个成形于几千万年前的琥珀,里头是一只蜘蛛正要捕捉一只黄蜂,在其捕捉的瞬间,时间被永久定格。其实我一直对所谓琥珀的成型有疑问:哪里有这么巧合的时机?而且又被后续的树脂封起来?树脂不是流动的吗?就算里头的生物被包裹,但也会临时挣扎一下,而且流动的树脂如何在瞬间固定里头的动物?所有的一切都太巧合了吧?!

所以呢,我就蛋疼地“思考”了这个蛋疼的问题,大概场景应该是这样:在long long ago的某个时期(暂且定为白垩纪,几千万年),一位袒胸露乳的史前人类的小朋友,在其父母外出打工、爷爷奶奶又暂时放松了对其的看管后,从家跑出来玩,他看到某棵松树上往下滴松脂,很好奇,就顺手从地上捡起一根树枝,像搅糖稀一样挑起一大坨松脂把玩,玩着玩着感觉没意思了,正好看到不远处有个蜘蛛网,一只被其牢牢粘附的黄蜂正在挣扎,玩意未尽的小朋友跑过去,准备在蜘蛛之前对黄蜂下手。可惜小朋友跑得不快,蜘蛛先于他到达黄蜂前,不过小家伙也不是吃素的,几千万年的种族进化,他早已拥有了相较于其他物种更有优势的大脑容量,所以这小家伙顺势拿起手中搅合了半天的松脂,完美无缺地将蜘蛛与黄蜂包裹起来,虽然这俩东西费力挣扎,但苦于松脂的粘度和小朋友不断地糅合、操作,它俩始终无法逃脱这苦逼的命运。

几分钟后,蜘蛛和黄蜂不动了,小朋友脸上的表情却有点难以捉摸,他小心翼翼地用树枝挑起掉在的松脂团,往家跑去,并将其稳稳当当地放在盛了水的罐子里。在一段时间后,松脂凝结,变显现出微黄而透明的特征。为了在与其他玩伴汇合时彰显与众不同,在其爷爷奶奶的帮助下,小朋友用木锉、木钻等工具将凝结的琥珀认真打磨、穿孔,并配了一条金属链,挂在了胸前…

几十年后,在这位小朋友死后,这枚琥珀被当作他的贴身爱物,一起进入了黑暗的地下…

时光荏苒,沧海桑田,不知经历了多少个世纪、多少个地址变迁,当年的小朋友、坟墓早已化土,即便是他所属的人类物种,也早已在漫长的年代中消失不见,但唯独这颗琥珀由于其稳定的物理特性被深深掩埋,毫无变化。直到几千万年后的某一天,一位新的人类物种的一员,抛开被地址变迁带到上层的琥珀上的覆土,稳稳将其放在手心,并将其公布于众,恰好一个蛋疼的网站:cnbeta又将其转载,开始了它新的生命“进化”…

恩,大概就是如此,琥珀的成型,我觉得还是人为,毕竟几十亿年中,人类不只一种,千万种人类的进化史中,谁又能保证不会出现几个像上文中那个蛋疼的小朋友呢?!

毕竟,这个世界的前生今世,太神秘、太深奥、太不可琢磨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留点后路 » 蛋疼地“思考”了一下所谓的“琥珀”…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1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1. #1

    留个脚印,我们都是无知的人。。

    uk994年前 (2012-10-11)Reply

后路哥-主机服务

独立服务器台湾云主机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