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打今年1月底从欧洲回来后,因为疫情的原因,大半年里哪也没去。临近国庆,几个好哥们儿喝酒的时候商量趁着国庆假期,出去一趟散散心,安排一下这几颗无处安放焦躁的心。思来想去最终决定去新疆,一来新疆的疫情相对其他内地省份较少,二是新疆的景色有别于内地,对我们是新鲜未曾接触过的,三是我们当中有一位的父亲曾在新疆当过兵,他在11岁之前也一直跟随父母在新疆生活,比较有感情。

山东航空的SC4904航班

作为交通工具的汽车,原本打算从本地提前把车走陆运运过去,但是里外里算下来,跟在当地租一辆车的费用差不多,干脆就不带车了,在乌鲁木齐租车。地方定下来了,出发的时间却没办法做到统一,我是10月2日最后一个出发的,其余三个人9月28日出发,最终在布尔津的喀纳斯机场汇合。

乌鲁木齐地窝堡机场的胶囊旅馆
胶囊旅馆内部,USB充电口手机一晚上只充了不到20%

10月2日夜里,我从石家庄正定机场,乘山东航空的SC4904直达乌鲁木齐的地窝堡机场,再转机乘坐南方航空的CZ6613从乌鲁木齐到布尔津的喀纳斯机场。到达乌鲁木齐的时间是10月3日凌晨0点30分,去布尔津的起飞时间是早晨7点30分,中间要在乌鲁木齐机场待7个小时,干脆租一个胶囊旅馆休息一下得了。

从乌鲁木齐到布尔津的飞机上,外面的景色与飞内地省份时一点也不一样,山峦起伏、云雾缭绕,时而高山峻岭、时而一马平川,突然还能闯进来连绵成片的雪山,美轮美奂。

到达喀纳斯机场后,早几天来的哥们儿开车来接的我,然后就是直奔禾木。

途中还真遇到一次大堵车,一字长龙望不到头的车队

在新疆的几天时间里,天气非常给力,响晴薄日。由于喀纳斯附近所处地理位置的纬度和海拔都高的缘故,我们在去往禾木的路上,美景连绵不断,若不是新疆地域辽阔,两个地方之前动辄几十上百公里的距离(喀纳斯机场到禾木村八十多公里,因为是国庆还需要考虑中间堵车的情形),我们真想停下来把所有的美景都留存下来。

到达禾木景区后,我们需要先把车停在景区停车场,然后乘坐景区大巴进入禾木村,入住之前在网上预订好的木屋。这里景区的住宿,一定要提前预定,因为太火爆了,即便是提前半个月预定,也差点没订上。

上面三张图,就是我们入住的“禾木八月小栈图瓦星空”小木屋,大众化的四人间,有热水和暖气,一晚1180,心疼… …

禾木村东南面有一面连绵不断的山坡,长满了白桦树,漂亮极了。

中午在附近找了个木屋饭店,简单填饱肚子休息片刻后,下午就是逛禾木村及其附近的景点,稍晚点徒步去美丽峰。

禾木河
从禾木村跨过禾木河,对面就是禾木观景台
站在禾木村对面的禾木观景台上,眺望整个禾木村
禾木观景台

我们是骑马从禾木河边上的禾木观景台,骑马大概要走15-20分钟,头一次骑马,小心翼翼,生怕这马儿不听话,把我自己整掉下去。另外,禾木村的纬度较高,即便是十月份,太阳落山也比较晚,上图其实已经是晚上7点10分了,光景跟内地七八月份一样。

晚上7点多,开始徒步往西边直线距离有五六公里的美丽峰出发,预计天黑之前能赶回禾木村。

路上遇到放牧的当地村民
刚刚用土石方铺好的简易便道
走了将近半个小时,还有4.5公里… …
从远处回眸眺望禾木村,群山环抱下的宁静村庄

其实禾木村这个地方距离边境已经不远了,往西直线距离60公里就是我国与哈萨克斯坦的边境线,这几天内要去的喀纳斯湖距离边境线15公里,白哈巴风景区距离边境线仅仅1.5公里,如果没有边防的话,可能走着走着你就出国了,哈哈。

上面两张图拍摄的时间已经是晚上8点半了,此时距离美丽峰还有一段距离,在饥饿和冷风的双重刺激下,我们不得不原路返回禾木村,途中拍了一张夜晚禾木村的远眺图。

夜幕下的禾木村小木屋

回到禾木村一斤是晚上9点多了,一行三人饥肠辘辘,又冷又饿,到达禾木村后,连续找了三家饭店都是满员,最后在距离住处2里地之外找到了一家尚有两个桌子的饭店,只点“特色”(只要我们没见过的就行),上图这个算是新疆特色:烤羊架子肉。

吃完饭、喝完酒,我和另一个伙计,是被两个好哥们儿分别架着回来的,因为我俩已经断片儿了… …

Categories:

No responses yet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