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我是在山里的奶奶家长大的,一直到我10岁上四年级才被父母接到城里。这种经历大概很大一部分八零后都熟悉吧,那段日子里,漫山遍野的野花野草、小河滩涂中的小鱼小虾,还有清晨喊你起床的布谷鸟、晚上催你入眠的蛐蛐儿叫,上树逮知了以为抓住了夏天的脚脖子,下河摸泥鳅以为揪住了秋天小尾巴,总之那段山沟沟里的快乐生活,是我人生当中最难忘、最难舍、最难离的美好经历。

90年代初来到城里之后,跟父母住在母亲的职工宿舍,逼仄的空间、矮小的房屋,庆幸还有一群跟我一样境况的小伙伴,只是跟山沟沟里的生活相比,少了一些自然环境下的快乐。随后的一年里,父亲单位的福利房建好,又搬到了“宽敞”带院子的平房中,那所平方一直陪伴我有了下一代。

该来的始终不会缺席,随着城市的发展,那所平方所在的位置要进行拆迁,虽有不舍,但也无法阻挡社会的进步和城市的发展,某一天下班之后,把车停在老房子的路边,记录下这座陪伴了我二十多年生活的平方的最后景象。

门前过道
曾经的院子,近景那棵是苹果树,96年栽种的
邻居家
墙上的拆迁标语,预示着老旧的过去和新生的未来

Categories:

No responses yet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