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点后路
万事不可做太绝

想念父亲与我的责任

上午,从学习的村里回来,路过殡仪馆,父亲的骨灰就存放在里面,突然很想他。十年了,虽然我的现实生活里已不再有父亲的存在,但他的音容、举止无一不深深地存在于我的脑海里:岁月的轮回与沧桑已经与父亲无关,他依旧是那么年轻、那么富有活力地存在着,存在于我现实生活的周围。

作为儿子,在父亲去世后的这些年里,我没有尽到儿子的责任,在每年的清明和父亲的忌日,都没能到他的骨灰前来给父亲烧纸;也几乎很少在这些年里到殡仪馆来看看父亲,看看他的骨灰盒有没有落灰。我很自私地在另一个城市,自私的生活着、存在着,很少与家里通信,只是在寒暑假回家看看,期间,从小就很喜爱我的爷爷,也走了。

回忆起来,这些年,在没有父亲的这些年,我便的很自私,很固执,脾气也很暴躁,这些,体会最深的就是我的母亲和女友,我时常因为一些琐碎小事,而与她们大嚷大叫,丝毫不去考虑她们的感受。喝酒,也是在这些年养成的,虽然不常喝,但,在大学的这几年,我每喝必醉,每醉必要跟母亲或者女友在电话里吵架,因为我觉得不公,这个社会对我不公。其实现在想想,这个社会,又对谁公平了呢?母亲、女友,她们谁又没有自己的困难和不满呢?!只是我直到现在,才将这一切思考明白,晚与不晚,丝毫没有了意义。

作为儿子,我没有尽到我的义务;作为这个大家庭的一员,我更没有去履行我的职责,只知道一味的索取。

我是奶奶四个孙子的老大,二叔一个,三叔两个。父亲那一辈,把亲情看得很重,父亲走后,二叔把这个大家庭的一切都扛了起来:谁家缺什么,都一一解决;就连我二爷爷家的事,都每问必办。而我,作为这个大家庭的一员,我却丝毫没有担起我应有的责任,更没有尽到我应付出的义务。

路过父亲的安息之地,让我想到了我的责任和义务,这些,这些年我做的很不够,很不够!过两天,奶奶就要被二叔接来市里过冬了,或许,这是我开始履行职责的开始…

父亲其实离我很近,这,我能感觉的到。想念父亲,应该把自己的职责尽到,否则,我真的没有资格再经过这个地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留点后路 » 想念父亲与我的责任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后路哥-主机服务

独立服务器台湾云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