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点后路
万事不可做太绝

光明树

一位角膜移植医生的母亲,为了让儿子的事业得到动力,临终前嘱咐儿子,在她死后,将眼角膜取出,献于需要它的人,儿子答应了,也照办了。他,在深圳。

一位普通人,深受感动,在母亲的最后时刻,征得父母的同意,将辛苦54载的母亲的眼角膜想给了一个刚出生54天的患有先天角膜缺陷的婴儿。他,在武汉。

深圳、武汉,相隔一千多公里,却因为一个小小的角膜而拉近了距离,也正是这小小的角膜,让已经升入天国的两位母亲,重又看到了世间万象。而两位母亲的遗物也被深埋在了同一棵参天大树之下,这棵树的名字叫:光明树。

这个故事是我在吃饭的时候在电视里看到了,这棵树就在深圳,枝繁叶茂,树下已经掩埋了近百位自愿捐献角膜者的遗物,为近二百位在世的生灵带来了光明。

光明树是一棵大榕树,死者的骨灰和遗物依次埋葬在榕树下。树旁的石碑上刻着“光明树”三个大字,字的旁边还有几排小字:“安息在这棵树下的人,是一群自愿将眼角膜捐献给他人的先行者,他们用无限的光明,延续着有限的生命。”。这些字是一位角膜捐献者的家属题的:2002年,蒙古族妇女鲁彩云在深圳辞世,遵照老人临终前遗愿,老人过世后捐献了眼角膜,她的部分骨灰被安葬在这棵参天大树下。鲁彩云所捐献的眼角膜使一名藏族眼疾患者和两名汉族眼病患者重获光明。鲁彩云女士的丈夫是辽宁著名书法家赵显廷,赵先生一直非常支持自己老伴的义举,并在了解到深圳市红十字会将为光明树立碑的消息后,专程从遥远的北方赶来,题写碑文。

角膜移植,单就手术本身,并不难做,但是我们国家的角膜后备库,如同我国的骨髓库一样,库存的后备资源严重不足,这棵树下安息的百位生灵,为在世的后人,做出了榜样,带来了光明,如同电视里的“他”所说:“在我看到他(接受捐献的人)时,我就像又看到了妈妈,我知道,她还在用她的双眼注视着我,注视着这个世界… …”。

如果你我都已至耄耋之年,临终之时,你会为后人奉献光明吗?!我想,我会!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留点后路 » 光明树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后路哥-主机服务

独立服务器台湾云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