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点后路
万事不可做太绝

我差点就死了

昨天下午三点多,当老婆和妈妈打的找到我的时候,我正抱着一棵树在哭,地点是市三环路路边。

昨天女友来看我,我说去跟同事喝酒吧,反正同事也说几次了。在饭店里,我跟同事一人一瓶老白干,一斤瓶的。当时喝完,还没什么事,我跟女友还被同事和他对象邀去唱歌。到这儿,我就什么事也记不住了。以下的,都是女友和妈妈告诉我的。

或许是这段时间太郁闷了,也或许是又在想我的父亲了,反正是在唱歌那,我跟同事吵架、摔杯子,最后闹得大家不欢而散,我还打了一拳前来安慰我的老婆,并且在大街上大声叫嚷,然后,扭头,撇下对市区不熟悉的老婆,自己一个人走了,往哪走,我不知道,走到哪,我没有记忆。最后一次有知觉是老婆和妈妈上来搀我回家,我放开或许抱了许久的树,仰面躺倒在了发潮的地上,然后,一丁点印象都没在记忆里留下…

老婆说我被送回来的时候,满身土躺在床上,嘴里不停地念叨“想我爸”,一会儿哭、一会儿笑。我,弄得全家人昨天都很不高兴,姑姑在电话里听到这事,一晚上没睡好,也哭了一夜… 妈妈一晚上都开着手机,每隔一段时间给我打个电话,问问怎么样了,要不要喝水… 老婆回家以后,连着打了几次电话,都被迷迷糊糊的我给挂了…

我差点就死了,我自己竟然一个人晃晃悠悠走到了三环,人生地不熟的老婆自己走回了我家,跟妈妈一块去找我,假设如果找不到我,那或许真的就成“路边冻死骨”了。

喝完酒,有人“选择”倒头就睡;有人“选择”一声不吭;但是我,最“喜欢”的却是“发泄”自己,不管把周围的人弄得多不高兴,我事后却一点都不知道…

夜里,吐了一夜,连胆汁都吐出来了,翻来覆去,胃里难受。以后,打死也不这么喝酒了,自己受罪不说,还把家人和同事弄得不高兴…

我简直就是一个祸害!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留点后路 » 我差点就死了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后路哥-主机服务

独立服务器台湾云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