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房奴,我爱房奴

当在《城镇职工住房公积金贷款文本》中的最后一页签完名字的时候,我已经正式加入了“房奴”这一“民族”。

结婚之前,曾经在丈母娘面前信誓旦旦地说要在婚后“不远的将来”为我和老婆(当时叫“女友”)买套房子,幸亏丈母娘和丈人深明大义,不计较这房子的大小和档次,我才在“没有任何可支配房产”的情况下,顺利娶了女友(现在叫“老婆”)为妻。当时,我在心里也发过誓:一定要孝敬老两口,不为别的,就为这“不求姑爷有房有车”的气魄。

结婚后的一个月,我跟老婆在邢台市郊一带转了不下二十个或竣工或在建的小区楼盘,最终选择了一处有70平米小户型期房出售的楼盘,在跟售楼小姐“外焦里嫩”地海阔天空之后,我们要了一套位于一栋12层电梯房中第2层的、68.5平米的房子,两厅一室:客厅、餐厅和卧室。布局真的是相当紧凑,不过客厅不算小,如果充分利用隔断,还能改成个两室两厅。

08年底,在开发商尚未办理《房屋预售证》和楼房尚未打地基的情况下,我们就忍不住开发商的种种威逼利诱,早早付了定金和一部分房款,左等右等,房屋交付的日子也是一延再延,眼看10年都过了快一半了,开发商终于答应说6月底交钥匙。我跟老婆都很“理解”开发商:人家也不容易,国家政策一步步打压、资金链也被步步收紧、已征土地的各种补偿费交起来没完、还得忍受一部分当地官员的盘剥利用… …唉,都是人民,天大的矛盾也是内部的,何必跟人家过不去呢?!与人方便自己方便嘛,我俩怀揣着这上世界阿Q先生的座右铭,放弃了针对开发商的一切“延期赔偿要求”。

房子一共花了22万,3200多一平,现金付了一半,剩下一半,用我的住房公积金贷款获得。在紧张等待了一个月之后,银行终于来了电话,让我过去办手续。

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协议上的“11万”,拿着笔的手颤颤巍巍地郑重地在纸上签上了我的名字,此时我心中莫名想起了“杨白劳”来… …

不过,总算有了属于自己的房子,虽然说房本一时还要银行替我“保管”,但住处已经有了,就等我跟老婆去谋划、设计我们的爱巢了,此时心中的“杨白劳”早没了踪影,只剩下了“带着红头绳的喜儿”。

我是房奴,最起码20年;当我也爱房奴,虽不拥有家财万贯,但却也能靠自己双手挣来小房子一套,何其让人兴奋!

我是房奴,我爱房奴,房奴万岁!!

10 thoughts on “我是房奴,我爱房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