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

几天了,家里没人。

晚上,面对黑乎乎,空洞洞的屋子,我有点恐惧,对安静的恐惧;
按说我都快25的人了,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但我还是不敢面对空荡黑暗的一个人的家。
妈跟叔叔(继父,我觉得这个称呼比较适合)回他的老家了,临近十五,有庙会,估计得在那住上四五天;临走,我看他们都很高兴,就没说别的;走就走吧,只要高兴,我没什么。
我不习惯一个人的安静,面对安静,我只有恐惧;出于对仅剩我自己的恐惧。

那天,我对老婆说:“我想早点和你结婚,你能永远陪着我。”老婆说:“这么急啊?”我说:“是!”
现在,我能体会,在那段日子里,妈在面对这同样的安静的恐惧时,是什么样的感受;而我那时却很不懂事。
我不知道这符不符合“家”的定义,但我现在,只要他们俩能高高兴兴、快快乐乐的度过,叫我怎么做都行。

昨天和前天,初中的同学来我这,陪我过了两天;今天,就剩我一个了。自己玩呗。还好,晚上可以给老婆打打电话,喂喂小猫。等到了下一两点,就算是再不想睡,也会因为困而睡着。

旧的生活正在离我而去,新的生活正在临近,虽然看起来还有点遥远。
那是我的希望和期盼,有了希望,人会活的有生气一点,不会空度余生…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