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之行-意大利-下

早晨从酒店往外看,意大利的气候是真不错,如果单看周围的景物,绿树成荫,还有椰子树,直以为是身处东南亚某国。

驱车赶往比萨斜塔的路上需要徒步一段,因为意大利的小街小巷太难停车了,距离经典最近的停车场往往也在几公里之外,不过对于历史悠久、人又懒的意大利来说,也算正常。

比萨斜塔附近做各种动作的游客

在里头也就转了二十来分钟,确实没什么意思,但人家这就是吸引人,一个还不如国内普通公园大的地方,每天世界各地的游客络绎不绝,还是历史浓厚啊。

下午的行程是千年古镇 圣吉米尼亚诺,古不古的先不说,主要是想尝尝那里的披萨和冰淇淋,据说世界出名哦。

圣吉米尼亚诺的塔楼比较出名,就是图中高耸入云的那家伙,塔楼很多,远在几公里之外就能看到。

这就是小镇古井广场上的古井,不过早已干涸,失去了旧时润泽一方的功用,仅剩下陪游客拍照留念的功能。

古井广场上,一位老者在弹奏,乐器跟两只鲎一样,英文名字是starhandpan,中文名叫“手碟”,发音很好听。

这就是那家出名的冰淇淋店,据说是排名世界第一,一个普通量的冰淇淋价格是5欧元,在当地来说也算不便宜的了。但是排队的人很多,网红冰淇淋。

这就是那家世界闻名的披萨店,味道确实好,比国内的必胜客、甚至意大利本地的披萨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离开小镇时遇到的一只喵星人,仿佛就是为了给游人拍照来的,一副高贵模样
从小镇俯瞰周围,甚是美丽
能住在这里,相比也是非常幸福吧

俯瞰全景

从小镇回来已是晚上七点多,入住的hotel belvedere竟然要对wifi收费,一晚12小时是7欧元… … 好吧,我还是来院子里溜达一下得了,再说院子对面的山坡上还有烟花表演,emmm… 有烟花才叫过年呐!

酒店背面正对的山坡,这是第二天早起在阳台上照的, 当天的行程是罗马的斗兽场(Colosseo),还有它西侧的君士坦丁堡凯旋门(Arco di Costantino)。

去往古罗马斗兽场的路上随拍,如果只看绿色的话,谁能认为这是冬季1月份的天气?!这就是典型的地中海气候,冬季气温常年在10℃左右徘徊,绿色植物也是常年不断。

古罗马斗兽场

古罗马斗兽场全景拍摄

图中白色的建筑就是君士坦丁堡凯旋门,建于公元315年,是为了纪念君士坦丁大帝击败马克森提皇帝统一罗马帝国而建的。

其实在君士坦丁堡凯旋门西侧(图中最高建筑的西北侧),也就是维纳斯和罗马神庙(Il Tempio di Venere e Roma)的旁边,还有一座凯旋门,叫提图斯凯旋门(Arco di Tito),只是时间不够,没有前往,颇为可惜。

晚上还是在 蒙特卡蒂尼-泰尔梅(Montecatini Terme)入住,不过是换了一家酒店,当天的酒店比较靠近市中心,特别是距离不远有一个人民广场(Piazza del popolo),恰逢雨后去溜达溜达,也很是惬意。广场四周有很多商店和餐馆,当晚的晚饭就是披萨+红酒,在店员的推荐下第一次品尝到了意大利托斯卡纳的红酒。

转过天,也就是本次欧洲之行的最后两个景点,一是意大利的五渔村( Cinque Terre ),它是蒙特罗索(Monterosso al Mare)、韦尔纳扎(Vernazza)、科尔尼利亚(Corniglia)、马纳罗拉(Manarola)及里奥马焦雷(Riomaggiore)这五个悬崖边上的村镇的统称,房屋五颜六色,甚是漂亮。二是米兰大教堂(Duomo di Milano),大教堂周围有很多时尚品店,在离开欧洲前,可以去逛逛,饱饱眼福。

坐大巴到莱万托(Levanto),然后转乘火车到达五渔村站,经过一个长长的地下通道后,就到了五渔村内。

五渔村其中的一个村全貌

游览完毕再乘火车赶往下一个目的地,这里我必须吐槽下意大利人的时间观念,往日的印象里,老外都是按时按量的,如今我发现这个“老外”最起码不包括意大利人!说好的12:10的火车,12:15广播说出现故障取消一班,下一班是13:30,结果到了13:50车才到,对于散漫的意大利人来说,估计这也很平常,因为除了中国人外,没发现其他老外怨声载道。

晚上的行程就很简单轻松了:米兰大教堂+教堂周围奢饰品店逛街。

米兰大教堂

米兰大教堂是世界第二大教堂,于1386年开工建造,1500年完成拱顶,整个教堂1965年完工,历时五个多世纪,而且拿破仑曾于1805年在米兰大教堂举行加冕仪式。

米兰广场全景拍摄。

教堂广场周边的奢饰品店

结束米兰大教堂的行程,本次欧洲之行也就结束了,其实这个时候也恰逢国内冠状病毒肺炎猖獗的时期,早就想回国去了,顺便在米兰的药妆店里买了些口罩带回去。不过应该是在意大利的国人抢购吧,很多店都贴出了售罄的招牌。

不过还是庆幸买到了一些,150欧买到了50个,最起码不跟国内的同胞们争抢资源了。

坐上国航的班机,回家去喽!

欧洲之行-意大利-上

本次欧洲行程的最后一国,意大利。这次要分成两篇写,因为待的时间长,走的景点多(根本原因是意大利比较穷,走下来比之前那几个国家花费少多了,而且这还是走的相对富裕的北意大利,南部的更穷)。当天早晨从入住的奥地利蒂罗尔州hotel solstein宾馆起身出发,途径奥地利/意大利边境城市因斯布鲁克( Innsbruck ),最终抵达意大利威尼斯,开启意大利之行的第一站。

hotel solstein

在进入意大利境内之后,已经过了午餐时间,在维罗纳市区路边找了家“中西合璧”的馆子,吃了份墨鱼面和披萨,还有一杯托斯卡纳产的低端红酒。这墨鱼面可把我害惨了,知道回国前一天,上大号出来都是黑色的!!不过披萨倒是不错,味道比国内的必胜客之流好很多,可能也是怕被砸了招牌,据说意大利境内禁止必胜客出现。

中餐馆-美食林
意大利墨鱼面
意大利披萨,还没国内的必胜客好吃,哈哈

披萨再好吃,也不能多吃,因为听人说在意大利千年古镇圣吉米亚诺,有更胜一筹的披萨,还有全球排名第一的冰淇淋,那就再等等。

特隆凯托岛的渡船码头

其实水城威尼斯是位于威尼斯泻湖( Laguna Veneta )内的一座岛城。在经过解放桥(Ponte della Libertà)到达威尼斯的特隆凯托岛(Tronchetto),然后再坐渡船前往圣马可广场(Piazza San Marco),之后就是自由行,走街串巷、坐贡多拉( Gondola )体验一把当年威尼斯人的生活。

威尼斯总督宫东侧的叹息桥( Ponte dei Sospiri )

威尼斯的叹息桥连接的是西侧的总督宫和东侧的威尼斯监狱,叹息桥的名字是由19世界的英国诗人拜伦所取,取自犯人的叹息声,传说每个犯人从监狱走出途径这座桥时,都会发出一声叹息。

威尼斯总督宫( Palazzo Ducale )

走过曲曲折折的威尼斯水道,最终来到了圣马可广场。

老的圣马可钟楼,于1902年7月14日倒塌后的场景
新建后的圣马可钟楼

现在看到的圣马可钟楼其实是1912年新建的,老的钟楼已于1902整体倒塌。

广场东侧的 圣马尔谷圣殿宗主教座堂 ( Basilica di San Marco )

因为是在水城威尼斯的缘故吧,圣马可广场在一年中并不都是如此恬静安详,在个别月份水位高涨之时,广场也是被整体淹没在水中的,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威尼斯是看一次少一次,目前常住威尼斯岛的人已经不多了,再过若干年,威尼斯将永久被水吞噬,或将被人们整体遗弃。

威尼斯的贡多拉小船
坐上贡多拉,体验下威尼斯人的水城生活
早已被遗弃的建筑
早已被遗弃的建筑
早已被遗弃的建筑

坐完贡多拉,上岸后,开始走街串巷的自由行,其实也就是买买买… …

圣斯德望广场上矗立的意大利文学家 尼古洛·托马泽奥 的雕像
意大利爱国者 丹尼尔·马宁 雕像及其脚下的飞狮
威尼斯小巷
威尼斯小巷
夜幕降临后的威尼斯

晚上住下后,发现一个有趣的地方:意大利的卫生间中,“座便”和“私处洗净”两个功能是分开的,个人认为除了日本那种自动化的马桶盖外,这种算是比较卫生的了,但仍有一个不便之处,就是意大利的洗浴间太小了,目测面积只有0.5㎡,我一个东亚人在里头弯腰都转不开身,难道平时人高马大的欧洲人能顺利使用?!不解。

第二天稍稍睡了个懒觉,连着几天的行程,有点累了。

佛罗伦萨的阿诺河,岸边还有一辆摩拜单车

在去往圣母百花大教堂(Cattedrale di Santa Maria del Fiore)的路上,拍了几个沿街的建筑,名字和历史都不太清楚。

圣母百花大教堂( Cattedrale di Santa Maria del Fiore )
大教堂西侧的正门
大教堂西侧的 乔托钟楼( Campanile di Giotto )

乔托钟楼可以从底层的门洞进入,登上钟楼上层,俯瞰整个教堂广场。另外,提醒下后续要去这里旅游的朋友们,广场上小黑要防范,本地的一些所谓“艺人”也要注意,或许会给你强制消费,比如合影之类的,不要以为那是本地人的热情,热情过后你不给钱,是走不了的。

下一个目的地是领主广场(Piazza della Signoria),在国内也被称为“佛罗伦萨市政广场”,两个地方距离不远,而且中途会经过被称为“中世纪文艺复兴开拓者”的但丁( Dante Alighieri )的故居,可以瞻仰下。

上面两张图就是但丁故居,看牌面儿,但丁家也是妥妥的城市小贵族。

领主广场东南角的 旧宫(Palazzo Vecchio )

旧宫前面的喷水雕像是 海神喷泉(Fontana del Nettuno),海神就是尼普顿( Neptune ),也是现如今太阳系第八大行星海王星的名字。

旧宫内部,当时来讲也是奢华至极
旧宫内部
旧宫内部
广场北侧的 科西莫一世骑马雕像( Statua equestre di Cosimo I de’ Medici )

在广场逛了半天,跑到旁边的一个咖啡馆稍作休息,一杯卡布奇诺足矣。

贝鲁奇免税皮具商店

下午在附近找了家“贝鲁奇免税皮具商店”(Peruzzi),里面以意大利本地牌子居多,买了两条皮带,这是让皮具店的老先生给打孔。这里还有一个小细节,我后边是一个韩国人,在老先生给我打孔的过程中,多次喊叫“ my turn,my turn”,老先生以三句“wait wait wait”回怼!尼玛,跟去年在日本机场免税店的时候一样,最特么没礼貌、最不懂规矩的就是韩国人!!

走了一天,晚上入住的是 蒙特卡蒂尼-泰尔梅(Montecatini Terme)的一家酒店,因为第二天要去意大利的比萨斜塔和千年古镇 圣吉米尼亚诺(San Gimignano)。

蒙特卡蒂尼 晚上非常幽静,过了八点基本上就见不到人了。

一辆阿尔法罗密欧,三俩法拉利
这辆1960年代的阿尔法罗密欧 GIULIETTA SPIDER, anno 老爷车真是漂亮

晚上出来逛逛,竟然发现一家老爷车展厅,不知道是不是要对外销售,咱也不敢问,因为早就下班了。

之前说过意大利的洗浴间小,其实这里的电梯也不大,站仨人都转不过身,你瞅瞅。

对于欧洲人的体型来说,这就是典型的“仅供一人使用”。

欧洲之行-瑞士

欧洲之行的第二站,瑞士,阿尔卑斯山。之前总是在各种杂志、广告上看到这座美丽的雪山,终于能亲眼目睹。

第二天上午7点,早早吃完早饭,从法国第戎出发,前往邻国瑞士。

瑞士虽然是申根国,享受“一签多国”的便利,但它不是欧盟成员,也不是欧元区国家,所以还是有海关的,这是经过的法瑞边境海关,要缴纳一定的税款才能入关。另外,因为瑞士不是欧元区国家,所以瑞士的货币不是欧元,而依然是他们自己的瑞士法郎,与人民币汇率跟欧元差不多。实际上在瑞士境内,他们也收欧元,物品的标价基本上也是欧元、瑞士法郎两种同时写明,不算很麻烦。

这是前往瑞士“格林德尔瓦尔德”的路上,那里是欧洲滑雪胜地,路上还遇到一列小火车。

Grindelwald小镇

到达“格林德尔瓦尔德”,瑞士的一个小镇,冬季白雪覆盖,甚是美丽。

first山顶有一个单索悬浮大桥,伸出山体十来米,拍照很震撼,属于著名网红点。

山顶的bergrestaurant first餐厅,即便是不点餐,坐下来俯瞰周围山峰和滑雪、坐索道的人们,也是很享受的一件事。

这是在first峰上与大家的合影,那时候国内刚刚发布“肺炎疫情”,大家拉起横幅,祝福新年的同时,也祝福武汉和国内的亲人朋友们顺利度过这个特殊时期。

从first峰下来的时候,坐的索道,下面那些蜿蜒曲折的印记就是滑雪爱好者的杰作。

格林德尔瓦尔德(Grindelwald)小镇真是漂亮,随手一拍就是一副“挂历”画 ? 从first上下来,驱车赶往附近的因特拉肯小镇,暂作停歇。

Interlaken 小镇,图上稍小一点、且位于前面两座山峰后的那座山峰,就是著名的少女峰( Jungfrau )。
Interlaken 小镇
Interlaken 小镇
Interlaken 小镇
hooters interlaken 店里的啤酒

到达小镇因特拉肯后,逛了逛街边的名表店,牌子很多,但是种类不算很多,能让你解解馋。晚饭时间,进了个据说很有名的“成人KFC”,一水的超短裤+低胸装女服务员,男同志们吃不吃饭,先把口水流足了再说。PS:因为夫人在,没好意思拍照片,百度或者谷歌“hooters interlaken”这个关键词,哈哈。

晚上入住的是附近的 Hotel Twing。

周围的景色也是非常不错,特别是上面这张图,由于住的地方地势较高,可以直接看到对面山谷云层下的村庄,真的是山上阳关灿烂,山下云雾缭绕,一地两重天。

瑞士待了两天,第二天基本上就是赶路了,去往德国巴伐利亚州的天鹅堡。

这是天鹅堡所在的德国巴伐利亚州西南的“ 霍恩施万高” ( Hohenschwangau) 村
“ 霍恩施万高” ( Hohenschwangau) 村

其实对于“天鹅堡”来说,是分为“新”、“旧”两座城堡的,只不过两座城堡都在Hohenschwangau,而且是隔山相望。

上图是村东的新天鹅堡,英文名字叫: Schloss Neuschwanstein
上图是位于村西的旧天鹅堡,也叫高天鹅堡,英文名字叫: Schloss Hohenschwangau
Galeria Lisl 商店门口的铠甲战士,可以随意合影。

这个村子里,有个很出名的免税店,叫Apollo DUTY FREE,在里头买了几支德国“凌美”的钢笔,回家送孩子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