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档“2货”演绎的扰民事件

扰乱他人生活现在的社会已经不可能让你自己(千万资产以上且爱装B者除外)单独住个几百亩地的大庄园,所以相比社会中的大多数人都跟我一样住在所谓的“小区”里,楼上楼下都有人,前后的间距也不过大几十米。在这样密集、狭小的环境里,你的所作所为、一举一动都会多多少少地影响到别人,你不能太自私。某件事可以有多个解决途径,而不单单是“妨碍别人”这一条貌似“捷径”的方式。我们这所谓的“高档小区”就不少这“高档2货”,时刻演绎着“高档扰民”之事:

现象一:周末,好不容易在忙碌的五天之后有个休息的时间,早起想睡个懒觉,可楼下哔哔、嘀嘀响个没完的汽车笛声,能烦死你,你还睡懒觉?!做梦!我们小区的车库少,大多数私家车还都停在小区道路两侧,同时更是有一部分私家车停在了别人家车库的门前,或者挡住别家车出行的去路,你说你把小区花园之类的休闲场所的进出路口挡住也就算了,你何必挡别人家的车库呢?!这倒好,一旦别家车要出库,可就热闹了,人家找不到车主,踹车让其鸣笛、让物业在大喇叭里喊车号、或者干脆自己鸣笛,而且基本不分大半夜、大早起。你气愤吗?你无奈吗?有性子急的人家,直接往挡住自己车出路的车子上泼土、泼脏水,反正得让你费半天事去打理。真是可气、可恨、又无奈啊! Continue reading

入冬来的第一场雪

昨天中午时分开始星星点点的下起了小雪,一开始没当回事,两个多小时地皮儿都没湿透。可到了下午四点多,小雪已经成了大雪,用“鹅毛”来形容都显得“小”,漫天飞舞。晚上下班回家,出租车比公交车还挤,没办法,徒步半个小时回家。今天上午抽空在小区里照了几张相,因为昨天夜里雪已经停了的缘故,再加上今天早起温度回升,太阳半遮半掩,雪已经开始融化,所以照片里的雪基本都已成了“冰”,不过非常好看~~

2011第一场雪 Continue reading

给自己制定一个健身计划

忙,你忙吗?!一周七天、每天16个小时清醒时间,在这个范围内,你安排给自己的健身、锻炼时间有多少?!不知诸位的情况如何,就我来说,基本没有,一年之内能锻炼上几个小时,也就不错了。其实这倒不是说有多忙,我就不信一年的时间里找不出几天来给自己健身,主要是“忙”加“懒”。从05年毕业到现在,已经六年多过去了,在学校最起码还有个体育课、运动会啥的可以“强制”自己运动运动,自打毕业后,就鲜有主动找时间健身,更何况愈来愈懒惰的思想…好不容易凑个周末、休假什么的,都用来睡觉、打游戏、喝酒吃饭了…以至于我的体重也从婚前的130斤涨到了162,腰围也魔术般的到了二尺九!

参加工作后,因为工作性质的关系,学会了抽烟,酒量也是越来越大,吃饭的机会也是一年比一年多,自己感觉最明显的就是上个五楼都开始喘,更别说干体力活,那真能要了这把老命。而从走出校园到现在,体质绝对是直线下降!所以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绝对不能在如此循环往复下去,必须在情况尚未发展到“最坏”之时,为自己制定一个健身计划,虽不能说能有多大提高,但做好“保持”应该是没问题,除此之外,给尚未会走、会跑的儿子做好表率,当好人生的第一个老师,也是非常关键的。 Continue reading

不要跟电脑走得太近!

这个标题在我脑海里藏了好几年,一直想写点什么,但总是充实不起来,不知道从哪说起、说些什么、在哪深入。不过随着工作性质的变动和儿子的出生,再回头看看这些年我与电脑的亲密接触史以及我的一些切身体会,还是可以写点东西。下面的文字,只是谈我自己,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作为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老百姓,电脑于我的关系其实并不大,我既不靠网络生存,也不通过网络获取什么利益,它们与我最直接的关系就是上上QQ,与老友、同事聊两句,或者玩玩CF、写写博,偷偷菜、打理打理牧场,即便是最常去的几个论坛,也仅仅是天南海北胡侃型的,唯一的秘密乃是几个图片+视频的日本女人站(只可意会)。基本上这就是我在电脑上干的全部“勾当”了。如果说在网络上的收入与支出作比的话,说1:100都是少的,1:200也有可能。

说点冠冕堂皇的话,从电脑及网络上获取的知识,多少也是有的,不过回头总结下这些年在电脑上受的“摧残”,也是相当地严重:从01年开始喜欢上网络以来,晚上11点之前基本没睡过觉,熬夜通宵也是常有的事,所以很显然地第二天白天精神不济、神情萎靡。而且有些时候自己木然的蹲在电脑前,耗去半晌之后,竟然发现其实我根本什么都没有做,在网络上转了一圈之后,所有的工作都回到了原点。迟钝、效率不高,这是最我自己长时间坐在电脑前之后的精确总结。而且因为电脑网络所提供信息的跳跃性和随机性,也很容易导致自身的注意力不集中和行事拖沓。假若此时你更进一步地将其视为你的一切的话,那么恭喜你,你已经彻底沉沦于网络之中,至于能不能自拔,得看你的毅力了。 Continue reading

史蒂夫·保罗·乔布斯(Steven Paul Jobs)的辛酸人生

史蒂夫·保罗·乔布斯(Steven Paul Jobs),1955年2月生于美国旧金山市,出生后一周便被生身父母遗弃(因其生母的父亲反对女儿嫁给一个叙利亚人,因此乔布斯的出世并不为生父母两人所看好,在经过一番思想斗争之后,决定将乔布斯交给他人抚养。在某种意义上说,乔不斯是被“遗弃”的),同时被Paul Jobs(保罗·乔布斯)和Clara Jobs(克拉拉·乔布斯)夫妇收养。当乔布斯(后文特指“史蒂夫·保罗·乔布斯”)五岁时,保罗、克拉拉夫妇迁往加利福尼亚的山景城(即Google总部所在地)。在这之后不久,保罗、克拉拉夫妇又收养了一个比乔布斯小三岁的女儿,起名为Patti A. Jobs,这样说起来,她即是乔布斯的“非血亲”妹妹。

保罗·乔布斯是一位机械师,供职于一家生产激光设备的公司,基于这样的环境,幼年的乔布斯在父亲的影响下,学到了最为基本的电子学知识,也正是这一点影响到了乔布斯的一生!在乔布斯成年后,他的生父曾数次要求父子相认,但都被乔布斯拒绝了,或许用他1995年接受采访时所说的一句话可以解释:当乔布斯被问道:“你想为你的孩子们传递什么样的理念呢?”(what you wanted to pass on to your children?),乔布斯这样回答:“我想成为一个好父亲,一如我的父亲(保罗·乔布斯)对我那样!我每天都如是想。”(Just to try to be as good a father to them as my father was to me. I think about that every day of my life.)。而每当记者以“你的养父母”这样的词汇来形容保罗、克拉拉夫妇时,乔布斯都会纠正道:“他们是我的(亲生)父母”(They were my parents!)。这足见乔布斯对保罗、克拉拉夫妇的感情,以及对自己生父的复杂感情。 Continue reading

《朝阳沟》,亲家的美好时代

文革结束时,我爸妈还不知道对方在哪个旮旯活着呢!所以我对它的认识也都是道听途说,不过我只对那个时期流行过的一曲《朝阳沟》比较钟情,其他“文革元素”一概无视。之所以这样,我想大概跟我12岁之前的生活环境有关:12岁回城之前,我一直跟山沟的奶奶生活,那时候的山村没别的特点,就一点:淳朴!逢年过节、婚丧嫁娶,貌似放得最多的一个曲子就是《朝阳沟》,到现在我都弄不明白为何村里人对这个曲子那么喜爱,可以说是逢事必唱。

所以直到现在,如果能在脑海中猛然想起的话,我还能哼上两句,而且能哼上的这几句必有两位年轻人的妈妈对唱那段:“亲家母你坐下,咱们说说知心话;亲家母,咱都坐下呀,咱们随便拉一拉;老嫂子你到俺家,尝尝俺山沟的大西瓜,自从孩子离开家,知道你心里常牵挂;出门没有带被子,失急慌忙离开家;你到他家看一看那,铺的什么盖的什么,做了一套新铺盖,新里新表新棉花;在家没有种过地,一次锄把也没有拿;家里地里都能干,十人见了九人夸,又肯下力有文化,不愁当一个啥,啥!当个农业科学家;对,当一个农业科学家呀;针线活她不会,端碗还嫌手腕麻;吃穿不用她沾手,现有巧真俺娘俩,老嫂子你放心吧,婆婆不会难为她;在家生来好喝水,一天三顿不离茶;一天到晚有开水,茶壶暖瓶有俩仨…” Continue reading

Arc Touch Mouse:Webluker送来的惊喜

webluker的相识要完全归功于今年年初时linode fremont机房的网络抽风,特别是从每天的下午6点开始至午夜这段时间,网站根本就无法正常使用,连SSH都连不上,访客的浏览体验更是无从谈起,同时因为当时所使用的cloudflare(国外的免费CDN)是“墙外货”的原因,遇到过两次被被篱笆墙挡住的事儿,所以算是在寻找“国内免费CDN”的过程中遇到了webluker。

使用webluker的过程中有欣喜也有疑虑,不过总归webluker本身是个新生事物,也在逐步成长,近半年多来的变化也是巨大的,所以前阵子将我的使用心得写成了几篇日志放在我的博客里,没想到被chinaz、idc123等一些网络媒体转发,引起了点小小的反响。不过更让我想不到的是,几个月之后的当下,已经聊得很熟络的webluker的客服告诉我,他们决定送我样礼物。起初我并不知道是什么,直到货发出之后,才告诉我说是微软的arc touch鼠标,嗯,这是我心仪已久的东东啊…正合我意~~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