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的压力,请别把孩子们毁掉

我是八二年生人,小时候在农村的奶奶家长大,限于当时农村的身存环境和经济环境状况,正儿八经对孩子们进行教育是不大可能的,经常是:上午上两三节课,下午家里有事的可以去干家务、当劳力,逢农忙时节,基本就没课,天天在地里跟大人们疯跑,上树抓知了、采榆钱,下河捞泥鳅、抓螃蟹;上山拾柴禾、捡栗子、溜花生,下地拾麦穗、刨茬子。哪个时候的生活实在是惬意的不得了。

2657686730103106783

我小时候比较内向,但却是非常渴望较朋友的那种孩子,即便是跟自己很要好的小伙计儿们在一块,也是不大爱说话,而且如果遇到新伙伴,人家不跟我玩的话,我还会主动拿出自己最心爱的玩具、小人书之类的东西,让给人家,无非就是想留着这个我认为不错的小伙伴。

那个时候,“野生”的环境和基本上不存在的课业,让我这个内向却热心的小家伙儿顺利度过了敏感而狂躁的孩童时代。即使现在、已到了为人父的年龄,我仍旧怀念那10多年的自由时光,真的是无忧无虑、随意生长,假若当时把我放在城里,被严格的教学,很难、也不敢想像我这样一个人,会长成什么模样。 Continue reading

中通速递,垃圾玩意儿!

从广东邮寄来两台儿子的车模玩具,从收件到到达邢台分公司,耗时整整5天,这还尚未开始派件,恐怕尼玛又得一到两天!

1

 

中通速递,能不用就不用,垃圾公司,你们是骑驴来河北的?!

PS:2013-3-31日最新消息,快递公司要到4月1日、周一才给派送,理由是周末不送“单位件”。尼玛,你们休息,我们不休息,为啥不送?就是不送,就不能提前联系下?狗日的中通快递,艹!整整7天!

你还记得这些老牌子吗?

晚上无意间看到了江涛的一首MTV《风中的眼睛》,貌似十多年了,看了几遍,回想起小时候的很多事情,特别是那些个陪伴我一路走来的“牌子”,或许在你的记忆深处,也有他们的影子吧:

记事儿那会儿,八几年,奶奶家一台环宇牌黑白电视机,石家庄产的,几寸的忘了,反正是很小的那种,据说自己家花了一百多,村里补了一些,才买来的,但是这机子相当的皮实,现在还在奶奶家发挥余热。

huanyu

奶奶家还有几件宝贝,凤凰牌的缝纫机,比我岁数大,三十多年了,现在还能正常用,我类个嗲嗲,难以想象当年中国制造业的牛逼程度;三角牌吊扇,九十年代初买的,淡绿色,6个档,还在用;飞鸽、红旗牌自行车,年代就更不用说了,奶奶家有两辆,虽然已经很破旧了,不过平时老家的叔叔下地干活,还在骑。

从山里来城里后,我们家也有几件很牛逼的电器:熊猫牌黑白电视机,八六年买的,至今还在老家的舅舅家服役;美乐牌彩色电视机,九四年买的,已于2006年光荣退役,进了回收站;菊花牌电风扇,八八年买的,虽然退役,但还能用;蜜蜂牌缝纫机,八六年买的,不用多说,肯定能用,只是很少用了;梅花牌收音机,八七年买的,老爸在的时候,很爱惜这个手掌大小的收音机,小时候不灭的印象就是每天早起六点半的“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新闻和报纸摘要节目时间”,老爸走后,就被爱折腾的我给拆的七零八落了,否则现在肯定还能用;日立牌收录机,嗯,家里唯一一件小日本儿的东东,也很皮实,记事儿就有,不知道哪年买的,上高中那年打雷,被击穿零件报废了,现在还在小房的角落里扔着。 Continue reading

邢台接连雾霾阴沉

差不多一周了,霜、雾,天气阴沉沉,弄得心情也阴沉沉!话说石家庄是全国污染第一市,我看应该是邢台,只不过邢台是四线小城,不如石家庄出名罢了’否则这个“第一”的头衔,绝对是邢台!我就纳闷儿,邢台,屁大点地方,非工非农,污染怎么就这么严重?!

image

image

这是霜,不是雪!这几天除了大霜,天几乎就没晴过,日!

你买船票了吗?

眼看就到12月21日,网上和现实中关于这个日子的讨论、事件也是越来越多,大部分都属于调侃、戏谑型的,听听就行,权当搞个乐呵。

2012

俄罗斯的说:从21日开始往后的3天,太阳不会升起(太阳不在我们这升起,难道一直对着另一个半球照?那我们买蜡烛,他们难道买遮阳帽?),并且会在后续70多天的时间里,世界各地将发生各种自然大灾难。

意大利说:赶紧挖地窖、搞地下工事吧,最起码能躲过地面上的灾难(脑袋短路了吧,自然灾难万一是水灾、海啸怎么办?你意大利东西两面又挨着地中海,还地下工事,死都不知道咋死的)。

中国人说:信XXX大婶吧,得永生啊(尼玛,借机敛财吧?中国这事见多了,大都是看老头、老太太好欺负、没文化,赚他们俩钱花花)。 Continue reading

喜欢掐架的国人,为个手机都能吵成一锅粥

一个个火气都挺大,看样子放出去的外债都不少。

Screenshot_2012-12

LG版的谷歌四儿子在香港发布了,结果在ZOL的坛子里到乱了套了,android骂ios装逼,ios反骂android发傻,我就纳闷儿,各个系统皆有自身的优劣,没有一个能拍胸脯说完美;有人手里有闲钱,就爱用苹果,相反android系统的机子从高端到低端全面开花,钱紧的可以直接买个中低端android,多平常的事,干嘛非得你骂我、我骂你?!而且这俩系统都不是中国人搞的,为人家老外的俩系统,自己人吵得面红耳赤,有必要?! Continue reading

谷歌面前的墙,加高了一公分…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先看图:

Google又一次“代表”了全世界网民…

ITU,权利集中和分散的又一次转变尝试,就像有些人说的:宁愿把自己的身家性命送给别人掌管,也不能交给自己人来发草蛋!

简而言之,这次事件,是这么来的:ITU作为联合国的一个分支机构,决定投票是否从ICANN接收互联网的管理权,要知道,ITU之前就是个有名无实的机构,只有跟各国政府协调互联网政策的职责,却没有管理的权力,有名无实,着实十个光干活、不拿权的傻小子。但这次投票,看似是ITU与ICANN之间的博弈,实质是各国政府与昔日互联网诞生地-美国之间的一场权力争夺,顺道,捎带上一场所谓“internet freedom”的屁民大讨论。你看,google的首页就已经开始搞所谓的“屁民万言书”了。 Continue reading

联通,逆潮流而动!

给我的联通宽带续费,又一次让我领受了什么叫“逆潮流而动,反世界而行”。我的联通宽带还差几天到期,办的是包年,由于新换了路由器固件,同时又忘了宽带密码,打电话给客服,要求重置密码,客服说我宽带欠费。我就纳闷儿,不是月底到期嘛,怎么反倒欠费了?客服说,您的包年是每月限时500小时的,如果想换不限时的,请办理一部座机…

好吧,小区物业跟联通有协议,电信宽带进不来,正好要续费,那就办个座机。但到了营业厅,一连串的无语…

首先,客服说,您现在用的是8M带宽,不属于我们公开受理的带宽产品,是iphone手机合约赠的,如果您想继续使用,请将新办理的座机绑定到一张联通手机卡上。

其次,您在用的这张联通卡在合约内,无法绑定;而您另外一张联通卡,因为是“20元”产品,不能绑定,请您再另办一张联通卡。

再次,您的这张新办联通卡,与座机绑定后,每月最低消费15元,但请您注意,这是没有月租的… 尼玛,这最低消费不就等于月租嘛!我的联通套餐每月380分钟,我媳妇儿的每月240分钟,每月基本上还有剩余,那部座机的低消不就等于月租了吗?!而且,我和我媳妇儿的三张联通卡,竟然都不能用于绑定,还得办卡,联通你穷疯了吗?!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