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武风云–陈真

我爱看新闻,国外的国内的,但最近这一两年,我有点不太愿意看了。看了窝心、闹心!看多了就觉得中国人跟一窝老鼠一样,也就在窝里扛扛枪、放放炮,吓唬吓唬自己人,正儿八经让去洋大人家的院子里转转,还真没这胆儿。不由得就想起小时候奶奶教我的:咱可不跟外家着那急、生那气,自己别惹事就行,记住了!

新闻如此,电影、电视也是如此,很久很久没看到过中国人联合一致对外的片子,印象里这样的片子相当少,记得很久之前有部电视剧叫《北洋水师》,里边的邓世昌颇让我自豪了一阵子,不过那时我还小,脑袋一热,过去了也就忘了,而且自此我的视界里就没了这类“中国人打外国人”的片子,基本上就剩下“自己打自己”的了,即便是涉及洋大人,也是精诚合作、金石为开、既往不咎、继往开来!我觉得我们中国人很能忍,很友善,很执着,无论世界风云如何变幻,我们对外的精气神一点都没变,甚至看到那些黑白的、模糊不清的不知几辈之前的电影,都感觉是相似的。 Continue reading

SportyPal — 让你的运动生动起来

无论你是否是一个运动达人,SportPal都将适合你。简单说它是一个记录你的运动轨迹,并加以量化、对比、高级图表化的手机软件,虽然网络上可以实现这些功能的软件很多,但SportPal最与众不同的一点就是:你可以随时以你的注册信息同步你的数据,将其保存在SportPal的服务器上,并可以随时登陆它的网站,详细地查看你每次的运动信息,这些信息很直观、很容易理解。

SportPal的功能既简单、又强大,让你在简单操作的同时,却能享受到强大数据后台的周到服务。详细说下它的功能和使用方法:

第一步:下载(这话有点废),点这里到其官网下载最新的适合你的手机系统的软件

第二步:安装,第一次使用时会跳出一个类似“使用条款”的界面,一律接受即可。 Continue reading

朝鲜0:7葡萄牙

从朝鲜队踢进巴西球门那一粒球开始,就已经开始支持朝鲜队了。问我为啥?这届代表亚洲出战的就仨,日本不用说,就算支持中国队我也不会支持它!南棒队,还是算了吧,差点说足球是人家发明的!所以,只剩下北棒队,况且无论从感情上,还是从认知上,都倾向于支持朝鲜。

对巴西的那一粒进球很让人兴奋,这从各大门户、论坛上对郑大世以及安英学等球星的支持率就知道了,一粒球就让朝鲜队火了!因为从我们的情感上说,当年巴西4:0轻取中国队,这次朝鲜反而近了一粒球,颇有为吾等报仇雪恨之快! Continue reading

写在艾滋病日

坐在电脑前,看着12月1号即将逝去,想写点什么,但脑袋里一片空旷;打开Google,看到一条红色的丝带,有些莫名,打开看看,原来今天是“世界艾滋病日”。我对艾滋病并不了解,想必和我同在二十大几这个年龄段的朋友们,也对它不会有太多的了解,那我就搜集搜集这个AIDS的资料,给我,也给大家一个认识。

每当说起一个事物,我们总会追究这个事物的来龙去脉,那么,艾滋病的是如何走进人类的呢?这是一段资料:

“目前大多数专家认为艾滋病病毒要能最早存在于非洲中部地区的野生灵长类支物黑猩猩身上,后来传染给人,在人体内发生了变异,变成了目前专门侵犯人的艾滋病病毒,约在70年代中期,这种病例当时还没有艾滋病这个名字已在非洲中部地区的一些国家如扎伊尔、刚果、乌干达等出现了,当时有很多海地居民在扎伊尔工作,之后他们返回位于拉丁美洲的故国,海地的同性恋活动十分猖獗,使其成为美洲艾滋病高发国家和传播地,特别是导致美国艾滋病的发生。另外,欧洲和非洲有着久远的历史渊源,欧洲居民到非洲去游泳和工作的很多,非洲也有大量劳工涌人欧洲,由此把艾滋病病毒带人厂欧洲。1981年在法国和比利时发现的最早的艾滋病人是非洲迁去的移民。

1981年初,美国一名男性同性恋者患有多种感染并发现免疫功能严重破坏,于1981年底因多种感染而死亡,经研究被诊断为艾滋病,这是世界上第一例确诊为艾滋病病人。1982年,这种疾病被正式命名为”爱滋病”,全称为”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症(Acquired Immune Deficiency Syndrome)”,缩写为AIDS。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