俩娃儿

面对我妈,我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人这一辈子,终究逃不过养育孩子这一关。

我出生的时候,我妈跟我爸已经在城里工作了,但限于当时的生活现状,一方面他们没有时间照顾我,另一方面这张小嘴儿也不是个省油的灯。所以在我未满一岁时,就被送回了山里的奶奶家。

119e50ca562

据我奶奶说,3岁之前,我基本都是个病秧子,经常性的发烧,而且时常能烧得翻白眼儿,用我奶奶的话说:本来胆儿就小,让你这么一吓,就更小了… …

八十年代初的中国农村,能给娃娃吃得起鸡蛋的,恐怕不多,更别说奶粉什么的,所以在我妈眼里,我就是个饭吃不饱、衣穿不暖的苦命的娃儿。据说那时候给我的“奶粉”就是待着绿菜叶子的“豆沫汤”,这个我能理解,奶奶家养的几只老母鸡,是要用来补贴家用的,而不是给我这个“斗气产物”用来吃饭的。

我妹比我小八岁,理论上,我八岁那年有的她,但在我儿时模糊的记忆里,对她并不太熟,只是知道有这么个人,掰着手指头能就能算过来看过她几次。我妹这个娃儿,说起来比我还“命苦”,最起码我是被送到奶奶家养着,怎么说也是“自家人”,她就不一样了,因为是“黑户”,家里怕位居行政单位的我爸有啥工作上的闪失,索性在我妹出生几个月的时候,就把她送到别家养了,依稀记得这家人跟我们家并没有啥特亲的关系,貌似是熟人介绍?还是跟我姥姥家有啥瓜葛,不清楚,也懒得问。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