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的压力,请别把孩子们毁掉

我是八二年生人,小时候在农村的奶奶家长大,限于当时农村的身存环境和经济环境状况,正儿八经对孩子们进行教育是不大可能的,经常是:上午上两三节课,下午家里有事的可以去干家务、当劳力,逢农忙时节,基本就没课,天天在地里跟大人们疯跑,上树抓知了、采榆钱,下河捞泥鳅、抓螃蟹;上山拾柴禾、捡栗子、溜花生,下地拾麦穗、刨茬子。哪个时候的生活实在是惬意的不得了。

2657686730103106783

我小时候比较内向,但却是非常渴望较朋友的那种孩子,即便是跟自己很要好的小伙计儿们在一块,也是不大爱说话,而且如果遇到新伙伴,人家不跟我玩的话,我还会主动拿出自己最心爱的玩具、小人书之类的东西,让给人家,无非就是想留着这个我认为不错的小伙伴。

那个时候,“野生”的环境和基本上不存在的课业,让我这个内向却热心的小家伙儿顺利度过了敏感而狂躁的孩童时代。即使现在、已到了为人父的年龄,我仍旧怀念那10多年的自由时光,真的是无忧无虑、随意生长,假若当时把我放在城里,被严格的教学,很难、也不敢想像我这样一个人,会长成什么模样。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