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疼地“思考”了一下所谓的“琥珀”…

Cnbeta上蛋疼地介绍了一个成形于几千万年前的琥珀,里头是一只蜘蛛正要捕捉一只黄蜂,在其捕捉的瞬间,时间被永久定格。其实我一直对所谓琥珀的成型有疑问:哪里有这么巧合的时机?而且又被后续的树脂封起来?树脂不是流动的吗?就算里头的生物被包裹,但也会临时挣扎一下,而且流动的树脂如何在瞬间固定里头的动物?所有的一切都太巧合了吧?!

所以呢,我就蛋疼地“思考”了这个蛋疼的问题,大概场景应该是这样:在long long ago的某个时期(暂且定为白垩纪,几千万年),一位袒胸露乳的史前人类的小朋友,在其父母外出打工、爷爷奶奶又暂时放松了对其的看管后,从家跑出来玩,他看到某棵松树上往下滴松脂,很好奇,就顺手从地上捡起一根树枝,像搅糖稀一样挑起一大坨松脂把玩,玩着玩着感觉没意思了,正好看到不远处有个蜘蛛网,一只被其牢牢粘附的黄蜂正在挣扎,玩意未尽的小朋友跑过去,准备在蜘蛛之前对黄蜂下手。可惜小朋友跑得不快,蜘蛛先于他到达黄蜂前,不过小家伙也不是吃素的,几千万年的种族进化,他早已拥有了相较于其他物种更有优势的大脑容量,所以这小家伙顺势拿起手中搅合了半天的松脂,完美无缺地将蜘蛛与黄蜂包裹起来,虽然这俩东西费力挣扎,但苦于松脂的粘度和小朋友不断地糅合、操作,它俩始终无法逃脱这苦逼的命运。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