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途难寻

从小到大,除了几次旅游之外,几乎没出过省,就连上大学,也仅仅是出市,而且跟居住地距离也就三百多公里。即便是这样,每逢寒暑假,火车站、汽车站人流、物流的密集程度,也着实让我心有余悸,所以,这时候我一般都是要么提前走,要么往后再推几天。不过看了《人在囧途》之后,我真是庆幸:当初没选省外的大学,是多么的具有先见之明!

李成功是个“成功人物”,有自己的公司,据电影的描述,之前他的出行基本应该是飞机居多,而且还是头等舱,但电影里他所经历的、回家路上的一系列麻烦事,却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今中国人的归途之难:不出省还好点,一旦出远门,想回家,那真是难如登天啊!

从离开石家庄开始,飞机遇雨雪、火车遇坍塌,好赖有个小客车吧,还遇到道路不畅,不得不搭乘村长找来的一台拉稻草的拖拉机上路了事。这也算不错,总算是离目的地又进了一步,可就在这节骨眼上,客车遇到了状况:道路不畅,走不了,又折回来了!李成功那个气啊,说实话,换做任何人,不生气那是瞎掰! Continue reading

我是房奴,我爱房奴

当在《城镇职工住房公积金贷款文本》中的最后一页签完名字的时候,我已经正式加入了“房奴”这一“民族”。

结婚之前,曾经在丈母娘面前信誓旦旦地说要在婚后“不远的将来”为我和老婆(当时叫“女友”)买套房子,幸亏丈母娘和丈人深明大义,不计较这房子的大小和档次,我才在“没有任何可支配房产”的情况下,顺利娶了女友(现在叫“老婆”)为妻。当时,我在心里也发过誓:一定要孝敬老两口,不为别的,就为这“不求姑爷有房有车”的气魄。 Continue reading

我美丽的家乡–前南峪

已经十几年没在老家–前南峪过年了,这次虎年春节,奶奶说什么也要在老家过,所以,全家在这多年之后,又一次品味到了家乡纯纯的年味。我用手中的相机,简单记录了一些在老家的影像,虽然镜头中的家乡已在勤劳乡亲的手中发生了巨大变化,但夹在这其中的过年气息,却依旧还是那么浓。

前南峪 Continue reading

住过二十年的老宅

三年大变样,确实是有些成效,这不,我妈已经住了近20年的一处小院,就要被拆了。这所属于家属院内单元房的小院子,是当年我爸所在的单位从职工手中集资,在这个紧邻市中心的村子里买地盖起来的。自打盖好,周围的风景就未曾变过,只是迎来“三年大变样”的这股子拆迁风之后,才逐步走上拆迁改造之路。土地部门、开发商都已经来测过好几次了,眼看周围的高楼、道路都一一竣工,剩下这一星半点的“贫民区”,也没有再继续曾在下去的必要。这是我小时生活的地方,拆迁之前,给它留个影,也是个念想。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