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的最后一场雪

天气刚暖和了没几天,冷空气就来了,昨天晚上开始稀稀拉拉的下起小雪。待我早晨起来时,雪已经停了,路上的,基本都化了,剩下路边和小广场的,都还没来得及消融。今天冬天与以往比一场干冷,算上这场,一共才三场雪,还都不大,让习惯了与雪一起过年的我们,多少有些不适应,仿佛少了点什么。虽然年已过完,但雪毕竟还是来了,“晚”与“不晚”都已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欣赏这2011年的最后一场雪!

Continue reading

邢台市桥西区元宵灯会

元宵节都过去好几天了,才想起来灯会时还拍了不少照片,所以挑就了几张放上来。过年的年味儿越来越淡,每次到正月十五时候的灯会,还多少有些味道,只不过这些灯会中的花灯越来越带有功利性、目的性和宣传性,少了很多民俗、年味儿在里面,同时多了很多“敷衍”、“急功近利”在里面。或许只是我一个人这么无聊地瞎琢磨…

Continue reading

达活泉

新房刚装修好,趁着十一七天收拾下,所以外出是不可能了,只能抽闲陪家人逛下我们这“久负盛名”的达活泉公园了!可别小看这公园,占地八百多亩,号称河北省最大的城市公园,而且元代著名天文学家郭守敬的纪念馆就建在公园内。另外,加上这十几年的治理和周边城市区域的扩展,达活泉已经成为邢台市的环境地标!不信,给你看看Google Map:


查看大图 Continue reading

小雨知秋

都说“落叶知秋”,只是这夏末秋初,落叶尚未飘飞,纷纷小雨却是接连不断,真正知秋的,正是这淅沥的雨。

今年的夏天,给我们这些习惯了“毒辣阳光”的华北百姓开了一间实实在在的“桑拿房”,灼热阳光没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灰白的天空和闷闷的空气,只要在户外待上一分钟,就浑身粘糊糊的,说汗不全是汗,说潮气也不都是潮气,反正是让人相当地不舒服。

这些天,淅淅沥沥的雨开始粉墨登场。大前天的天气就已经有些阴沉,只是没有下雨,昨天差不多一天没断的小雨让人着实感受到了丝丝秋天的凉意。还记得小时候在村里,一旦立秋,若遇到连绵细雨,老人们都说:雨三场,秋登场。这话有道理,严格来说节气的区分、特别是两季交叉之时的节气,是不容易切身区分的,但这夏秋之分,却相对容易,就如老人们所言,只要连着下几场、几天雨,而且不管大小,都将是秋天的开始,正如秋冬之分时的雨:一场秋雨一场寒,十场秋雨穿上棉。夏末的雨也是如此。 Continue reading

家有小宠-石板龟

跟老婆结婚前,她就养过一只小石板龟,整天对其是呵护有加,我心说日后咱有个孩子,你要也能这么认真培养可就好了(当然,凡是心里的话,都不能说)。不过那只小石板龟没能熬过那个冬天,小区门口的宠物医院说是肺部有问题。为此老婆还伤心了一阵儿,自此我还说她不再养了呢,哪知道今儿、时隔两年多,又从五中街的花鸟鱼虫市场买了小石板龟来,而且还是俩,美其名曰:怕一只寂寞。这下可有得事干了,她干的不多的家务,估计全都要送给我了,名曰:养龟很费神!

Continue reading

我美丽的家乡–前南峪

已经十几年没在老家–前南峪过年了,这次虎年春节,奶奶说什么也要在老家过,所以,全家在这多年之后,又一次品味到了家乡纯纯的年味。我用手中的相机,简单记录了一些在老家的影像,虽然镜头中的家乡已在勤劳乡亲的手中发生了巨大变化,但夹在这其中的过年气息,却依旧还是那么浓。

前南峪 Continue reading

今年的最后一场雪

记得我小时候,每到年关,老天爷总会一副怜悯相地给下几场或大或小的雪,满世界白茫茫一片,这时候,村里人总会说些感谢老天爷的话,说来年的庄稼、粮食有着落了,即使不丰收也不会饿着。但是近十来年,冬天的雪仿佛消失了一般,没了踪影,让人们结结实实过了好些个没雪的年关。不过,今年的雪,似乎是为了补前些年的“过”似的,大雪、暴雪连着下。这眼看又快要过年、人们都在各自回家路上的时候,簌簌的小雪又来了。只是既已立春,这场雪,恐怕也就是今年的最后一场了吧。

今年最后一场雪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