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2009

其实对我们来说,无论哪年,都是意义非凡的,每年都是自己人生的转折点,或喜或悲,若将“年”作为一张人生的走势图的“度量单位”,那么,由这一年年的点连起来的这条线,将会是波澜壮阔,大起大落的。或许,那一年,是你人生的某一个峰值,也或许,是一个低谷,但无论如何,这年,都将作为一个印记,深深地印在自己的心里。

对我来说,2009依然是不平凡的,这一年,我正式结束了“村官”生涯,丢掉了“村官”的帽子,进入公务员序列。这不是说村官不好,只是,在国内的大环境和乡村实际情况下,村官不会发挥太大价值,起不了应有的作用,若用“被国家政策所逼”来形容我们这届村官的招收,也丝毫不为过,当然,“抱怨”永远只能表现一个人的自卑和自悲,既然已经成为往事,那么,我就应该忘掉那些烦恼的经历,将那一段时间的经验和教训作为收获和奖赏,放置于“村官”阶段的顶端。

来到物流园区,一切都是新的:同事是新的、工作内容是新的、所接触的知识内容也是新的,就连工作中打交道的人、物也是从未接触过的。很自然的,吃亏、犯错、理解失误也就接踵而至,刚来这的头两个月,真是让我灰头土脸。不过幸好我的同事中,有心眼活络、办事有道的,随后的半年时间,经他“指点”和“教化”,工作总算有了一点起色,无论理解能力还是办事能力,都有了一定提高,这一点,是我这一年中最欣慰、最值得回味的。 Continue reading

我的2006

公元二零零六年的最后一天了,盯着发白的显示器有点发傻,脑袋有点迷糊,想在这“关键时刻”写点啥,但就是不知道到底写啥… 一件一件捋吧。

一年前的今天,还正在跟老婆吵架,我那时还在石家庄,毕业半年,什么事也没干成,跟几个朋友在那开了个小的不能再小的网络公司,皮包性质的:一没啥资金;二没啥员工;三没啥真技术。幸亏我对asp和sql还有点了解,天天熬夜,熬了两个多月做了个网站;其实大多数人都是“事后诸葛”,现在看来,那个时候真的是傻的有点掉渣:我们一共四个,两个外联,我一个技术,另一个主管(他出钱多),这就算开张了。就这么熬过了一年…

跟老婆吵架,无非是看着自己一事无成,还要经常从她那拿生活费,自责加迷茫,差点就把我们的爱情也看“模糊”了,还是在老婆的执着下,生把我从“迷茫”中来回来了。这辈子,都交给她了,值!

四月份的时候,两个伙计走了,家里看不下去这么“浪荡”了,以金钱和美女“引诱”,把他俩勾引走了,剩下俩:我跟小胖(暂且这么叫)。没一个月,小胖的在邯郸的女朋友非要辞职来石家庄“寻夫”,到之后一时半会也没找到工作,还搞了个“宫外孕”,实在是无语了… 人家的爱情,无可厚非,我,也只能卷铺盖回家了:办不下去,剩余不多的资金全给了医院,网站维护已经没有一分钱…
Continue reading

缺失的感动

生活在这样一个物欲横流、竞争激烈的时代,在黑夜里走进只有一个人的家(宿舍),坐在自己熟悉的电脑前的桌边,每每这时我都会有“自我残缺”的感觉。生活和工作中的竞争、攀比和争斗,往往让我(们)自己忽略了自己已经拥有或者就在身边的人和物,忽略了感情、忽略了爱心,忽略了感动。

身处这样的社会时代,我们无法超然而出于其中。因为身在其里,所以缺失的东西,我们也很难察觉,就如那句诗词:“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我(们)的确在丢失着亲情和感动,面对生活琐事的亲情、感动:看到乞讨,我们不再施舍;看到老人,我们不再让座;看到邪恶,我们也不在挺身而出。麻木了,司空见惯了,不再感动了。

既然已经不再感动,不再付出感情,于是我们忘记了我们周围的一切,看在眼里,却记不到心里,匆匆而过。

记得很久以前,还在上中学时,经常看《读者》、《青年文摘》一类的杂志,而且高中时还在封闭的学校里为此而久久等待周日卖书(盗版、盗印)老人的出现,每次买到手,都如饥似渴,相互传阅。现在,书中的故事,感人的,催人泪下的,早已忘记,没了踪影,想想,犹如隔世。那时,每每看到一篇好文,都要多看几遍,感觉不错的,还要摘抄下来,放到自己的笔记本上,虽有“要完成语文老师作业”之嫌,但亦有因为感动自己之由。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