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少不坑爹、不坑娘的学校和专业?!

我很佩服图中的这些小伙子、小姑娘,他们在被坑之后最起码有勇气、有胆量用最原始、最有传播力度的方式来表达心中的不满,虽然我比他们年长不了几岁,但如果换成我,估计是没有此种魄力的。跟我一样30左右的这些人们,被“体制化”的貌似占大多数,说好听点是“不愿招惹是非”,说难听点,应该就是“逆来顺受”了。

其实仔细想想,作为八零后的我们,除了那些拥有所谓“211”工程、“本一”标签的学校外,在剩下的80%的大专院校中,有多少不坑爹?有多少不坑娘?!就拿我来说吧,当年高考算是最后一届“应试教育”生,考卷还不分文综、理综。虽然咱学习不能算很好,但比当年的本二线也高出三、四十分。所填报三个志愿中,前两个都因为差几分而失之交臂,最后到了“河北农大”,我报的是“机械制造”。因为之前找过相关的资料,该专业在农大机电学院中属于强势专业,而且自己学得又是理科,爱这些东西,所以总可考虑下,选报了该专业。 Continue reading

节能减排,任重道远啊…

片段一:炎炎夏日,公物元小A一上班就打开空调,从进门到出门,空调一直稳定在22度(国家建议值是26度),即便是中午下班也不关,因为下午上班一进门将会迎来阵阵冷风,这总比进门热乎乎,找急忙慌找遥控器强吧?!恩,公物元小A办公室的空调一天要开9个小时(早8:30,晚5:30),并且温度恒定在22度(其实很多地方政府的办公室空调温度都在20度以内),反正不是自己掏钱…

片段二:某医院病房(一般性病房,非重症),凌晨2点,病房的灯还亮着,这病房里住着三位病人,都有家属陪同,只不过家属是睡在折叠椅或者铺在地上的单子上。此时并没有任何一位家属起身关灯,这盏灯会一直亮到室外的光亮超过室内(有些地方的病房会一直亮24小时),用病人的话说就是:花了高额住宿费,费这点电还捞不回本儿呢… Continue reading

丁大卫:卢安克,你不孤独

这个世界上就是有那么一些人,数目虽然不多,但却支撑着这个世界的信仰。他们抛弃世俗的争名逐利,放弃已到手的舒适和雅贤,走入另一个你很少接触、关注的世界,那里或许已被我们的世界所遗弃,但当你看到他们、了解他们的所做与所为,你的心会豁然开朗,心中默念:这个世界并没有那么肮脏和不堪,因为有他们,他们才是这个世界的精神脊梁。

各种原因,中国的发展极不均衡,中西部与东部的发展差别,用“天上地下”已不足以说明。而且在这样一个物欲横流、金钱压倒一切的社会,中西部这样的地区,早已经鲜有人问津,更何况是去那里常年支教!

或许大家都听说过“卢安克”这个名字,这是“一个年轻的德国小伙子,抛家离友、千里迢迢来广西山区支教,反被有关部门以相关理由处罚”的感人且荒诞的故事。这里要说的丁大卫(David M.Deems),也是这样一个“老外义务来我国中西部义务支教”的故事,不过稍微庆幸的是,丁大卫并没有触碰到敏感部分,所以也没有被“有关部门”盯上,而且大大方方、顺顺利利地在甘肃某地支教。丁大卫来到中国14年,除去在广东的6年,其余八年时间都是与妻子一起在甘肃度过的。在那里,老丁两口没有固定收入,但却能募集捐款为那里盖11所山村小学,12次组织山里的老师们到沿海大城市的中小学参观访问,此间为这里支出的资金已超百万之巨。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