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

我总是赶不上时间的拍子:本想在年三十儿或者大年初一写点东西,总结也好、展望也好,但就连我自己的都搞不清是因为什么,没时间?懒?总之是直到今天,才算正儿八经坐在电脑前,梳理梳理脑袋里的杂七杂八。

年味儿 过年

几年前,还没“正式”工作前,自己琢磨着做过几个PJBlog的主题,而现在整天是眼巴巴到处找WP主题,从使用WP开始到现在,没找到一款满意的。这几天更换了主机,同时觉得之前我的博客反映异常的慢,所以把用了2年多的数据库完全删除,再通过xml导入,也就是把除日志、评论之外的所有数据全部删除;插件方面,只放几个常用且功能必需的。主题上,没再费劲巴力地去找,而是直接使用了WP自带的TwentyEleven,还是单栏,一番折腾后,博客的反映速度总算是有了提高。

另外说说过年,今天是初四,虽说出了“十五”才算完,但我却觉得这“年”已经过去了,除去年三十和大年初一的鞭炮声外,丝毫没一点年味儿。电视里全国各地扭秧歌、踩高跷、赶大集,各种活动轮番登场,只是我们这座小城,人们只是在家自己放放鞭、看看电视、串串门而已,缺少各种集体性质的娱乐活动,更何况相当比例的人们,在年前就已经早早收拾停当,赶去城外、县里的老家了,这座城,显得这更缺少欢快的气氛。自打老婆怀上儿子之后,我已经两年没回百多里外的老家过年了,我奶奶怕山里的“冷”冻着孩子,一直说等他会走了、天气暖和了,再回。还好,已经近一周零一个月的儿子,这几天已经在蹒跚学步,放开手后,差不多能自己走上六七步,照这架势,春天时节,我们就能带着他回山里的老家,看望他的老奶奶了… Continue reading

邢台市桥西区元宵灯会

元宵节都过去好几天了,才想起来灯会时还拍了不少照片,所以挑就了几张放上来。过年的年味儿越来越淡,每次到正月十五时候的灯会,还多少有些味道,只不过这些灯会中的花灯越来越带有功利性、目的性和宣传性,少了很多民俗、年味儿在里面,同时多了很多“敷衍”、“急功近利”在里面。或许只是我一个人这么无聊地瞎琢磨…

Continue reading

年关难,难似上青天!

年关已过,网上各种“晒花销”的帖子举不胜举,粗略看来,没个万儿八千的,这年关还真的难过。我所在的城市属于四线、河北省南部一个小小的地级市,工农业都不发达,我自认为能代表这个城市中40%的“一般收入的八零后家庭”。那就来晒晒我的年咋过的吧:

1、腊月初六,老婆顺产,儿子出生,中间受医生的“胁迫”打了止疼针,在我们这妇产最好的“三院”前后住了近一周,花费3800元

1、腊月二十,由于之前刚刚托的关系,解决了老婆的工作编制问题,所以在这个年关的节骨眼儿上,不送礼是万万不行的,这时候的送礼既是对“帮你之人”的一种肯定和感谢,也是为日后做的一次铺垫,总之得送:故而一箱五粮液外加一箱长城干红,总价4600元

2、腊月二十五,老婆单位的主管科长(虽然仅仅是个科长,在工作调动、协助上帮不上忙,但那毕竟是老婆的直接上司,正所谓俗话说的“小鬼难缠”嘛),送去一箱干红、一箱汇源、一箱小柑橘,总价600元

3、我的主管领导,关系比较好,何况平日里对我们下属也比较照顾,福利啥的都到位,所以更得送,他爱喝茶,好茶叶咱送不起,性价比差不多的来一盒,价格500左右Continue reading

老态龙钟的春晚

今年过年,我有两项第一:一是没回老家陪奶奶过年;二是第一次在年三十儿晚上八点以后的这段时间,没看春晚。其实不看春晚,并不是一时心血来潮的兴起,而是长久积累的爆发,在我看来,春晚越来越垃圾。

1、无论主持还是演员,新人的推出远不及旧人老去的速度:就说这主持,导演都年年换,为啥主持就不能轮流坐庄?!莫非真要像他们的前辈赵忠祥、倪萍一样老到无法再主持的地步才肯换吗?!说实话,我们的乒乓球队还认识到“人才辈辈出”的道理而不遗余力的加进培养、锻炼新人,努力使得观众们每年都有眼前一亮之感,可春晚在这力度上就大为不足,像赵本山、姜昆、冯巩、蔡明、黄宏这些,我从小到大,年年春晚见他们,在我眼里,他们简直就是春晚的代名词,除了他们,仿佛春晚就没人了!越这样固步自封,春晚人才断档的危险就越大!

2、固定且单一的演播、互动模式逐渐被九零后、甚至八零后走高的欣赏眼光所抛弃:现在不是八十年代,新鲜事物的涌现速度以及科技改变人们生活方式的速度,都越来越快,同时带来的互动模式也在极大地改变着我们对传统事物的认知和看法。春晚多少年了,都是主持在台上嘚吧嘚个没完,观众在下面除了鼓掌的份儿貌似没了其他用处。记得小时候八几年那会儿,还有不少春晚主持或演员走下舞台,在观众堆儿里走来走去,拉拉这个、摸摸那个,是不是还给观众个发言、表达的机会,可随着时代的进步,这样的场景反而越来越少,说春晚越来越霸道、封闭实不为过!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