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阳沟》,亲家的美好时代

文革结束时,我爸妈还不知道对方在哪个旮旯活着呢!所以我对它的认识也都是道听途说,不过我只对那个时期流行过的一曲《朝阳沟》比较钟情,其他“文革元素”一概无视。之所以这样,我想大概跟我12岁之前的生活环境有关:12岁回城之前,我一直跟山沟的奶奶生活,那时候的山村没别的特点,就一点:淳朴!逢年过节、婚丧嫁娶,貌似放得最多的一个曲子就是《朝阳沟》,到现在我都弄不明白为何村里人对这个曲子那么喜爱,可以说是逢事必唱。

所以直到现在,如果能在脑海中猛然想起的话,我还能哼上两句,而且能哼上的这几句必有两位年轻人的妈妈对唱那段:“亲家母你坐下,咱们说说知心话;亲家母,咱都坐下呀,咱们随便拉一拉;老嫂子你到俺家,尝尝俺山沟的大西瓜,自从孩子离开家,知道你心里常牵挂;出门没有带被子,失急慌忙离开家;你到他家看一看那,铺的什么盖的什么,做了一套新铺盖,新里新表新棉花;在家没有种过地,一次锄把也没有拿;家里地里都能干,十人见了九人夸,又肯下力有文化,不愁当一个啥,啥!当个农业科学家;对,当一个农业科学家呀;针线活她不会,端碗还嫌手腕麻;吃穿不用她沾手,现有巧真俺娘俩,老嫂子你放心吧,婆婆不会难为她;在家生来好喝水,一天三顿不离茶;一天到晚有开水,茶壶暖瓶有俩仨…”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