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帝国

老马当年找猪倌儿老丁,想贱卖OICQ的时候,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么一只丑陋的小企鹅能在中国互联网上演绎出如此精彩的一幕,依靠这只小企鹅的成功,老马拉起了一条长长的、看不到头的战线,这条战线尽管长,但并不像俗话说的“战线过长会导致后勤乏力”,相反,这条战线上的每场战斗都能取得成功,攻城掠池、抢夺给养!消灭敌人的同时,也使得老马的势力范围无限扩张!

想要说明这个现状,很简单,让我替大家列举下这只小企鹅的脚印,看看它占据了你多少屏幕空间:

我的电脑上:聊天用“QQ”,安全防护用“QQ电脑管家”、听音乐用“QQ音乐”、玩会小游戏则是“QQ游戏大厅”,看本地视频用“QQ影音”、输入法用“QQ输入法纯净版”、下载用“QQ旋风”,邮箱(包括域名邮箱)用“QQ邮箱”、写微博用“腾讯微博”、校友录用“朋友网”、新闻看“腾讯网新闻中心”,就连平时闲来无事,也基本都是去QQ农场、牧场消磨时间。

我的手机上(Android系统):聊天用“手机QQ”、玩位置交友用“微信”、收发邮件用“QQ手机邮”、系统资源管理器用“腾讯文件管理器”、系统桌面用“QQLancherPro”、系统通讯录也被替换为“QQ通讯录”,然后听音乐、玩微薄、看小说、玩游戏,都是用的腾讯的产品。 Continue reading

网络民工的不易

说“中国的互联网是一座金字塔,整座塔是靠最底层的一大群“网络民工”支撑起来,一点也不为过。数以十万计的独立论坛、博客,以及密密麻麻的爱好者社区,共同构成了中国互联网的生态环境。而说这些人为网络民工,其实还稍有“拔高”之意:一个工地民工的工资少说也有几千块,而网络民工呢?!恐怕单靠网络能月入几千的,不在多数吧?!所以基于这种现状,大部分网络民工的“生存周期”都是很短暂的,即使有些人辉煌过,但终究还是在大的社会环境下“被陨落”!

以我做例,2001年高中毕业,被课本压弯腰背的我在进入大学的第一个学期,就对网络和计算机构成的互联网产生了浓厚兴趣。大学生活是相当地无拘无束,整天泡在计算机房也是常有的事,在大四那年(2004年底),经朋友介绍,认识了几个兴趣相投的朋友,他们的专业是经济与对外贸易,他们的想法是搞一个类似于当时淘宝那样的站,但不会跟淘宝一样做大做全。因为他们老家盛产“丝网”的缘故,同时却没有任何一家企业有自己的网络推广开发,所以他们的想法就是做一个专门为当地丝网企业推广产品的网络项目,同时配上英文页面,做国内外的推广服务。恰好我当时懂一些web开发的东西,所以我们这几个人就组合到了一起。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