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鸡汤

mf700-00519322

第一次听说“心灵鸡汤”这个词,还是从其鼻祖(道听途说)开复-李老师那里。曾经有段时间特别喜欢这种所谓的心灵调味剂,听起来句句道出人生真谛,像是读完之后便能豁然开朗,看清眼前一切、看穿身后全部,那时,我上高中;后来,便有些讨厌、甚至对其厌恶至极,总觉得这些话读起来矫情、听起来肉麻,满满的鸡皮疙瘩,跟我们的生活搭不上丝毫关系,说白了那就是“奢侈的理想”而已,这时,我上大学,已临近毕业;后来,我对其又有了些许爱意,感觉之前对这些鸡汤的完全批判并不能掩盖其丰富的人生哲理,更甚者,某些我们喜欢的短篇、中篇,也只是换了一种形式的鸡汤而已,只不过在汤里加了更多文字和更多亲身经历而已,当下,我已经工作8年。

高中时,我奋发努力、坚持不懈,即便怪僻、乖僻、缺朋少友,也影响不了我对大学的向往,整个一牛角尖。之所以这样,因为我时刻都在想着成为别人眼中的自己,虽然那并不是我自己:老娘孑然一身,除了麻将、股票、保险外,剩下的心思都在我身上,即便她不说,这无形的压力也让我无法停下前进的脚步;远处的几个朋友,上中专、进厂矿,过早的工作历练,让他们紧盯我的动向,他们说了,我一定能考上好大学、我一定要努力、他们不影响我学习,好吧,二逼们,有你们这些话,我他妈继续努力;殷切的家人、亲戚,说我从小爱学习、无论在哪个学校,都能挤进前几名,这么好的底子,不考上好学校真是不可想象,同时提醒到,我是长子长孙、后头还有三个小弟,一定要发挥榜样的力量,好吧,虽然没有你们说的那么牛逼,但我尽力,尽力让我显得如同你们所说的那么牛逼!

这个时期,听到最多的一句话是:刀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苦”是这个只一个选项的多选题的答案,廉价但味道十足的心灵鸡汤是最好的营养品,多看一样就能多一分气力,无数个晚自习后,操场上、路灯下,抱着一本读者或文摘,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读着感人至深、颇为感同身受的鸡汤。

大学时,学习压力陡然消失,轻松无束的生活有点让自己脱缰,累了、疯了,我要找回自己!彼时的“三座大山”已訇然崩塌:老娘有了新一半,后半生的生活也有了着落,幸不幸福先放一边,起码有了依靠和寄托,看着时多时少寄来的生活费,我想我该自己解决某些生活问题了;几个朋友,基本都已结婚,现实的不能再现实的柴米油盐酱醋茶,那还有时间跟我啰嗦鸡汤的问题?!过年节的时候回去小聚,已经是幸福的不能再奢侈的活动,各自过活,我还是自己来吧;小弟们也进入了“高中”这个让人喜欢鸡汤到无以复加的阶段,三座大山同样压在了他们肩上,他们的爹娘貌似对我已无暇顾及,再也尝不到他们火炉上的鸡汤的味道,大概,小弟们喝的正香吧。 Continue reading

“坏”老人,“好”老人!

这几年,凡是遇到身边老人倒地或者驾驶中擦碰老人的,大家都比较谨慎,大概是媒体以及周围人群的遭遇,让我们谨慎至极的缘故。但,也分人,遇到打定主意讹你的,他就是没理也要犟三分,倒是你有当时的视频或者其他证明,他就屁了;反过来说,碰到讲理的,无大碍,也就过去了,比如我曾经遇到过的两件事。

96553198

08年,即将结婚,媳妇儿开一饭店,路不远,经常电动车伺候。某次一位大概50左右的大爷骑自行车从她电车旁绕过去,但其拐弯有点急,自行车后挡泥板剐了下我媳妇儿的电动车前轮,两人几乎同时倒地,但这大爷以自己摔伤、手关节无法活动为由,非得让去医院看下,看骨头糟没糟。

我这婆娘也老实,不管自己摔的疼不疼,也不管是不是自己的责任,先乖乖的打车把这大爷拉医院看了,又是拍片、又是检查的,里外里花了小一千,而且还怕我去了给大爷吵架影响不好,完事了才告诉我。

事已至此,夫复何求?算了,就这吧,就当吃个哑巴亏!

去年,我刚拿驾照不久,车也是新提,手、眼协调能力还比较差,在一小区门口打转向来个180度大拐弯,拐之前还特意从车内看了下四周,没人。但待我眼看大功告成之时,也是一大爷,貌似70了,骑一自行车,慢慢悠悠从我车头前面晃过去了。还好拐弯的车速不快,大爷的车速更慢,车头右前方蹭了大爷的自行车后轮胎一下,自行车倒了,我赶紧下车,上前先扶人,再扶车,连声道歉。

当时已经有两个小伙子在围观了,其中一个还跟我说:赶紧问问有事没,没事说两句好话就过去了。

大爷被搀扶起来之后,说了句让我感动至极的话:我没事,你走吧,就是我有事,也有国家养着我,不碍你的事,你走吧! Continue reading

俩娃儿

面对我妈,我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人这一辈子,终究逃不过养育孩子这一关。

我出生的时候,我妈跟我爸已经在城里工作了,但限于当时的生活现状,一方面他们没有时间照顾我,另一方面这张小嘴儿也不是个省油的灯。所以在我未满一岁时,就被送回了山里的奶奶家。

119e50ca562

据我奶奶说,3岁之前,我基本都是个病秧子,经常性的发烧,而且时常能烧得翻白眼儿,用我奶奶的话说:本来胆儿就小,让你这么一吓,就更小了… …

八十年代初的中国农村,能给娃娃吃得起鸡蛋的,恐怕不多,更别说奶粉什么的,所以在我妈眼里,我就是个饭吃不饱、衣穿不暖的苦命的娃儿。据说那时候给我的“奶粉”就是待着绿菜叶子的“豆沫汤”,这个我能理解,奶奶家养的几只老母鸡,是要用来补贴家用的,而不是给我这个“斗气产物”用来吃饭的。

我妹比我小八岁,理论上,我八岁那年有的她,但在我儿时模糊的记忆里,对她并不太熟,只是知道有这么个人,掰着手指头能就能算过来看过她几次。我妹这个娃儿,说起来比我还“命苦”,最起码我是被送到奶奶家养着,怎么说也是“自家人”,她就不一样了,因为是“黑户”,家里怕位居行政单位的我爸有啥工作上的闪失,索性在我妹出生几个月的时候,就把她送到别家养了,依稀记得这家人跟我们家并没有啥特亲的关系,貌似是熟人介绍?还是跟我姥姥家有啥瓜葛,不清楚,也懒得问。 Continue reading

成长的压力,请别把孩子们毁掉

我是八二年生人,小时候在农村的奶奶家长大,限于当时农村的身存环境和经济环境状况,正儿八经对孩子们进行教育是不大可能的,经常是:上午上两三节课,下午家里有事的可以去干家务、当劳力,逢农忙时节,基本就没课,天天在地里跟大人们疯跑,上树抓知了、采榆钱,下河捞泥鳅、抓螃蟹;上山拾柴禾、捡栗子、溜花生,下地拾麦穗、刨茬子。哪个时候的生活实在是惬意的不得了。

2657686730103106783

我小时候比较内向,但却是非常渴望较朋友的那种孩子,即便是跟自己很要好的小伙计儿们在一块,也是不大爱说话,而且如果遇到新伙伴,人家不跟我玩的话,我还会主动拿出自己最心爱的玩具、小人书之类的东西,让给人家,无非就是想留着这个我认为不错的小伙伴。

那个时候,“野生”的环境和基本上不存在的课业,让我这个内向却热心的小家伙儿顺利度过了敏感而狂躁的孩童时代。即使现在、已到了为人父的年龄,我仍旧怀念那10多年的自由时光,真的是无忧无虑、随意生长,假若当时把我放在城里,被严格的教学,很难、也不敢想像我这样一个人,会长成什么模样。 Continue reading

喜欢掐架的国人,为个手机都能吵成一锅粥

一个个火气都挺大,看样子放出去的外债都不少。

Screenshot_2012-12

LG版的谷歌四儿子在香港发布了,结果在ZOL的坛子里到乱了套了,android骂ios装逼,ios反骂android发傻,我就纳闷儿,各个系统皆有自身的优劣,没有一个能拍胸脯说完美;有人手里有闲钱,就爱用苹果,相反android系统的机子从高端到低端全面开花,钱紧的可以直接买个中低端android,多平常的事,干嘛非得你骂我、我骂你?!而且这俩系统都不是中国人搞的,为人家老外的俩系统,自己人吵得面红耳赤,有必要?! Continue reading

蛋疼地“思考”了一下所谓的“琥珀”…

Cnbeta上蛋疼地介绍了一个成形于几千万年前的琥珀,里头是一只蜘蛛正要捕捉一只黄蜂,在其捕捉的瞬间,时间被永久定格。其实我一直对所谓琥珀的成型有疑问:哪里有这么巧合的时机?而且又被后续的树脂封起来?树脂不是流动的吗?就算里头的生物被包裹,但也会临时挣扎一下,而且流动的树脂如何在瞬间固定里头的动物?所有的一切都太巧合了吧?!

所以呢,我就蛋疼地“思考”了这个蛋疼的问题,大概场景应该是这样:在long long ago的某个时期(暂且定为白垩纪,几千万年),一位袒胸露乳的史前人类的小朋友,在其父母外出打工、爷爷奶奶又暂时放松了对其的看管后,从家跑出来玩,他看到某棵松树上往下滴松脂,很好奇,就顺手从地上捡起一根树枝,像搅糖稀一样挑起一大坨松脂把玩,玩着玩着感觉没意思了,正好看到不远处有个蜘蛛网,一只被其牢牢粘附的黄蜂正在挣扎,玩意未尽的小朋友跑过去,准备在蜘蛛之前对黄蜂下手。可惜小朋友跑得不快,蜘蛛先于他到达黄蜂前,不过小家伙也不是吃素的,几千万年的种族进化,他早已拥有了相较于其他物种更有优势的大脑容量,所以这小家伙顺势拿起手中搅合了半天的松脂,完美无缺地将蜘蛛与黄蜂包裹起来,虽然这俩东西费力挣扎,但苦于松脂的粘度和小朋友不断地糅合、操作,它俩始终无法逃脱这苦逼的命运。

Continue reading

你幸福吗?!

CCTV个傻货,厚颜无耻的舔着脸去问:“你幸福吗?”,好意思?!当然,面对伟大的CCTV的镜头,出于对祖国美好未来的期许,以及对某些采访编辑的默认“潜规则”,我也会笑着对着镜头说:幸福!当然幸福!我有正式工作,小儿子也一岁半了,家庭和睦温馨,感谢政府、感谢党,感谢CCTV、MTV给我的这次出镜机会…

但是话说回来,什么是幸福呢?理论上说,幸福就是你对周身环境的一种情绪上直觉、反应,或许某些人会对你滔滔不绝的来几句:幸福是相对的,不能比较的,你去拿自己的处境与他人作比,本身就是没有道理的云云… …但是,大哥,我身在这个社会,怎么能不比较?!人的社会属性决定了人不可能与世隔绝,说到“幸福”,就不让比较了?!岂有此理!

恩,那就不比较,单独说说我的情况: Continue reading

我亲爱的同学,你们,都在那里?!

又到毕业季,往日里被深埋在思绪里的“思念”,又一次被轻轻拨开…

说不上爱好,我会在某个随机的时间里,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去我所加入的校友录里看一看,看看谁来过、谁说过什么,或者去探究下他们的“状态留言”,细细品味下他们的这几个月或这几年的“近况”… …

自从2005年毕业之后,就慢慢养成了这个“习惯”,因为散了、都不在一起了,他们的一举一动不再能看到、觉察到,能得知他们近况的,似乎也只剩下校友录这一个途径了。

或许是同学们的事业渐入佳境,也或许是他们被家庭、社会所累,无暇顾及我们网上的那个“家”了吧,现在,从小学到大学,四个班级里,只剩下我在自言自语。特别是初中校友录,从06年到现在,10来条留言,都是我的。可能班级的创建者,都已经忘了这个班级校友录的存在了吧… Continue reading

下班路上遇见俩2货

下班回家,路过一十字路口,人流、车流被前面的红灯截断了,如潮水般的人群、电动车群、自行车群熙熙攘攘挤在白色斑马线前。这时一辆别克商务车长时间、不间断的鸣笛几乎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连站在一旁挥汗如雨的交警也小跑过来。

交通

原来,前面虽然是红灯,但按交通规则,右转车辆是不受限制的,但堵在这辆别克商务车前的一辆现代却在认认真真地等绿灯。以至于根本不把后面那辆别克的“警告”放在耳朵里。

交警倒是挥手示意现代赶紧走,估计现代上是个新手:面对交警急切的表情,依然慢慢悠悠起步、慢慢悠悠加速、慢慢悠悠右转。不过后边的别克等不及了,即使是面对交警大声的训斥(长时间不间断的鸣笛,太尼玛吵了),也依然猛加速,跑到现代前边,往路右侧猛打方向盘,将现代别住,然后就看别克右侧车窗打开,司机、副驾驶俩人一起扯开嗓子大骂现代:&(#……&……@*&(此处省略很多标准、经典的国骂)!!然后摇起车窗欲离开。现代以为别克要走,就起步慢慢悠悠要往前走,结果别克又一次向右猛打方向盘,我估计双方哪怕谁多往前走个几公分,俩车就得顶上去!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