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后

邢台今天的最高气温说是38度,上午还骄阳似火,下午就有点变天儿,待到下班到家还没二十分钟,天空已是狂风大作、飞沙走石,莫非春秋天儿的沙尘暴又重新杀回来啦?!不过阵雨后的空气还是很清新湿润的,而且不经意的向东边的天空看,还有一道彩虹,在我的印象里已经很多年没见到过“真”彩虹了!
Continue reading

清明

假如没什么特殊情况,一年当中一般只三两次老家:清明、中秋和春节。虽然两地相隔只有一百多里地,但平日里也不知到底是被什么牵绊着,总也抬不起回家的脚步。也只有到了“清明”,才找到不得不回的“理由”。

清明的前一天,去给老爹烧纸。15年了,这前半程我在外上学,几乎没有履行当儿子的“尽孝”义务,后边这7年,才有时间去给他老人家“说说话”。当年老爹对我可真是一百一的顺着、惯着,平时爱喝酒的他即使在酒醉之后,也没动过我个手指头。所以,去年腊月我儿子出世的时候,我就想着来年清明,一定要把这好消息一并告诉他,想必他在世,该将这对我的无限疼爱,转给他的这个小孙子了吧。老爹虽无缘享受这天伦之乐,但告诉他,也让他在那边乐呵乐呵,或许冥冥中,也会保佑这个未曾见过爷爷的孩子吧。

清明当天,回老家给爷爷烧纸。在老爹去世后的那些年里,爷爷奶奶对我十分疼爱,关键是我从未满一周,就跟着他们老两口生活,一直到12岁该上四年级的时候,才被老爹接到市里。所以,在我回城之后的一段时间里,脑海里对爷奶的印象,仍大于爹娘,那时候一旦被老妈训斥,我就吵着回老家,回到爷奶身边。因为那里是没有责骂、只有疼爱的。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