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不能承受之脆弱

一个多月前在桥头捡回家的小花猫,死了。很可爱的小猫,灰棕色的毛,其间还掺杂着一些黑色的毛。
小家伙刚来我家的时候,是被人放在盒子里丢弃在地道桥上的。腿有点问题,不是很明显:走路一瘸一拐,而且看起来还有点吃力。刚把它捡回家的第二天,妈妈就又从别人家抱回来一只:黑白相间的猫,个头比小黑猫大,而且看着很健康,爱走动。

小黑猫或许还不到一个月,小白猫两个多月了。小黑猫是母猫,小白猫是公猫。
不管怎么说,有了两只猫,院子里变得热闹了,我不在家的时候,老妈也有了“伴儿”。

小白猫很“爱护”小黑猫,吃东西时只要小黑猫一来,它就自动躲到一边,看着黑猫吃,黑猫走开后,它才吃(小黑猫或许是缺少母猫带的缘故,吃饭什么的很没有“礼貌”,整个身子都能钻到盆子里,还吱哇乱叫);睡觉的时候,小白猫还把小黑猫搂在身子下面,就像一个大哥哥,关心着自己的小妹妹。
两只猫都在一天天长大,只是,小白猫的个头都快是小黑猫的两倍了,小黑猫却没多大变化,或许,只是因为它太小的缘故吧。

为了让它俩都能快点长,妹妹和老妈经常去买火腿,一开始吃的都挺好,但时间一长,小白猫好像吃腻了,即使送到嘴边,却连看都不看;相比,小黑猫却一如既往地吃得很投入,而且渐渐有了礼貌,吃东西不再往盆里钻了,就站在盆边,慢慢的吃。这应该,是跟它的“哥哥”学的吧?!
那天,老妈去参加一个同学的儿子的婚礼,回来时带了些剩鱼,生肉。进门还没把车子放好,闻到腥味儿的它们,立马就跑过来,只往老妈腿上扑。那吃相,俨然一个经过三年自然灾害的。

但,从那天开始,小黑猫,就没有好过。
一开始,拉肚子,没劲儿,躺在那连站都不愿意站。后来,有劲儿了,能站起来跟着小白猫跑了,但还是有点东倒西歪的意思。直到后来,愈发显得没有力气。
直到前两天,好像好了,能吃能喝,还跟白猫打闹嬉戏。
昨天下午,闲着没事,用老婆给的买音箱剩下的纸盒和泡沫塑料,给它俩做了个小屋,里面用我穿过的旧羊毛衫垫着,我估计,那应该很温暖。放到院子里,两只猫快步跑来,钻了进去,有点事先知道的意思,呵呵。睡觉,小白猫“抱着”小黑猫,安稳的睡觉在里面。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