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2009

其实对我们来说,无论哪年,都是意义非凡的,每年都是自己人生的转折点,或喜或悲,若将“年”作为一张人生的走势图的“度量单位”,那么,由这一年年的点连起来的这条线,将会是波澜壮阔,大起大落的。或许,那一年,是你人生的某一个峰值,也或许,是一个低谷,但无论如何,这年,都将作为一个印记,深深地印在自己的心里。

对我来说,2009依然是不平凡的,这一年,我正式结束了“村官”生涯,丢掉了“村官”的帽子,进入公务员序列。这不是说村官不好,只是,在国内的大环境和乡村实际情况下,村官不会发挥太大价值,起不了应有的作用,若用“被国家政策所逼”来形容我们这届村官的招收,也丝毫不为过,当然,“抱怨”永远只能表现一个人的自卑和自悲,既然已经成为往事,那么,我就应该忘掉那些烦恼的经历,将那一段时间的经验和教训作为收获和奖赏,放置于“村官”阶段的顶端。

来到物流园区,一切都是新的:同事是新的、工作内容是新的、所接触的知识内容也是新的,就连工作中打交道的人、物也是从未接触过的。很自然的,吃亏、犯错、理解失误也就接踵而至,刚来这的头两个月,真是让我灰头土脸。不过幸好我的同事中,有心眼活络、办事有道的,随后的半年时间,经他“指点”和“教化”,工作总算有了一点起色,无论理解能力还是办事能力,都有了一定提高,这一点,是我这一年中最欣慰、最值得回味的。 Continue reading

我是一只狗

I am a dog,a citydog!是的,我是一只狗,一个生活在都市里的流浪狗,在温暖的、用我的全部想象力都想不出有多大的城市里,很自由,很快乐的存在着。

在这个城市的公园的大门后面,有一个垃圾摆放场,那里,有我简陋却温暖的家。天晚了,寻找着那股熟悉的气息,无论我走多远,我都能回来;这个家,是我的一切,虽然,它很破、很旧、在它周围有无数的垃圾桶… …

秋天了,往日里喧嚣的街头,现在冷清了很多,人们都在往他们各自的家奔走,远的、近的,他们的都在走。难道人们也能闻到他们家的气息吗?或许,人们跟我一样:无论走多远,他们都能闻到家的味道… …

每天,我都在离家很远的某条街道上闲逛,因为白天家周围有很多的人,他们都在往那里运送垃圾,太吵了,所以会每天我都会出来走走,逛逛这个我想想不到有多大的城市;城市太大了,我都忘了我什么时候开始出走的,但到现在,我依然每天都能有新的大街去走走、去看看。

那天,在一条陌生的街道,我问道了一股清香,与家的味道不同,它很淡、很香,但跟家一样,都让我铭记不忘。我想知道,它属于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