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民的幸福指数

我乃一介草民,深入点说,乃一“八零后”,还没来得及跟大学缠绵,就已经被其扫地出门了。毕业之后的一年,混迹于“浆糊”之中,现在想来那也是一笔糊涂账,啥也没得着。家里没有什么值得夸耀的背景,只有一叔叔乃居副处之位,也算走他的关系,进了一事业单位,真是撑不死、也饿不死。

才疏学浅,很长时间里都不知道这“CPI”乃何意,光知道这是一个跟我们先进、光辉的GDP同步增长的东西,但让人很纠结的是,它在很长时间里都达不到GDP增长幅度,我以为这不是好事,因为从育红班带出来的惯性思维是:我们什么都得争第一,那才是“好学生”!等到后来明白过来以后,气才长舒一口:幸亏CPI没GDP高,否则,咱真得拖家带口上街拿刀抢了!

月月年年,都听上头的人说咱的CPI不高,很符合逻辑、很符合市场规律,草民的收入增速是要高于这个东西的。恩,有理,因为从刚进单位时的500元工资,分两次涨到现在的1800,这个增速真的是无与伦比,别说CPI了,就GDP它都比不上俺的工资增长水平!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