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民的幸福指数

我乃一介草民,深入点说,乃一“八零后”,还没来得及跟大学缠绵,就已经被其扫地出门了。毕业之后的一年,混迹于“浆糊”之中,现在想来那也是一笔糊涂账,啥也没得着。家里没有什么值得夸耀的背景,只有一叔叔乃居副处之位,也算走他的关系,进了一事业单位,真是撑不死、也饿不死。

才疏学浅,很长时间里都不知道这“CPI”乃何意,光知道这是一个跟我们先进、光辉的GDP同步增长的东西,但让人很纠结的是,它在很长时间里都达不到GDP增长幅度,我以为这不是好事,因为从育红班带出来的惯性思维是:我们什么都得争第一,那才是“好学生”!等到后来明白过来以后,气才长舒一口:幸亏CPI没GDP高,否则,咱真得拖家带口上街拿刀抢了!

月月年年,都听上头的人说咱的CPI不高,很符合逻辑、很符合市场规律,草民的收入增速是要高于这个东西的。恩,有理,因为从刚进单位时的500元工资,分两次涨到现在的1800,这个增速真的是无与伦比,别说CPI了,就GDP它都比不上俺的工资增长水平! Continue reading

绿色GDP,想说爱你不容易

在看搜狐新闻时,一个标题吸引了我:“绿色GDP未获地方普遍支持 多省份要求退出试点”。记得国家从去年开始讨论这个话题,而且要逐步把绿色GDP纳入到对地方政府、官员的政绩考核里面去,这说明国家高层对这个东西还是很重视的,但从实际实施效果看,底下的部分地方政府有不满和抵触情绪,实施效果不太好。

传统意义上的GDP是一种经济增长指标,它只反映出国民经济收入总量,它不统计环境污染、生态破坏这些“虚”的东西,并且不反映经济增长的可持续性。而绿色GDP则力求将经济增长与环境保护统一起来,综合性地反映国民经济活动的成果与代价,包括生活环境的变化,绿色GDP是建立在一个新的统一框架下的衡量指标。

但话说回来,这年头,谁都愿意往自己脸上贴金,如果真的把绿色GDP算进整机考核,在经济发展一项上就要被减去不少的成绩,毕竟在现实的环境中,绿色GDP也就意味着要拿出相当部分的资金及相关的经济增长量去“填平”环境破坏带来的“后果”。那么,谁又愿意把自己辛辛苦苦整上去的增长量往下压呢?!这也就不难理解开头的标题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