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武风云–陈真

我爱看新闻,国外的国内的,但最近这一两年,我有点不太愿意看了。看了窝心、闹心!看多了就觉得中国人跟一窝老鼠一样,也就在窝里扛扛枪、放放炮,吓唬吓唬自己人,正儿八经让去洋大人家的院子里转转,还真没这胆儿。不由得就想起小时候奶奶教我的:咱可不跟外家着那急、生那气,自己别惹事就行,记住了!

新闻如此,电影、电视也是如此,很久很久没看到过中国人联合一致对外的片子,印象里这样的片子相当少,记得很久之前有部电视剧叫《北洋水师》,里边的邓世昌颇让我自豪了一阵子,不过那时我还小,脑袋一热,过去了也就忘了,而且自此我的视界里就没了这类“中国人打外国人”的片子,基本上就剩下“自己打自己”的了,即便是涉及洋大人,也是精诚合作、金石为开、既往不咎、继往开来!我觉得我们中国人很能忍,很友善,很执着,无论世界风云如何变幻,我们对外的精气神一点都没变,甚至看到那些黑白的、模糊不清的不知几辈之前的电影,都感觉是相似的。 Continue reading

山西洪洞大槐树

舅舅这几天在我家,舅舅脑袋里的“传说”比较多,晚饭时大家围坐一桌,说着说着就到了姓和人口迁移的事。说到这,想必生在河北、山东、河南、陕西、山西这一带的人,都知道“脚板最小的指头”和“山西洪洞大槐树”的事。在我们这一带,有这么个说法:凡是脚板最小的指头长有两个指甲盖的,祖上基本都是从山西洪洞大槐树村迁移来本地的,具体什么时间迁来,传说并没有给出具体时间,但如果联系历史记录,极可能是明朝初年。

据说元末明初之时,由于连年战乱,加之天灾不断、黄河泛滥,导致中原地区“北方郡县,近城之地多荒芜;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的凄凉景象,考虑到统治的稳固和长远发展,在明洪武、永乐年间展开了历史上规模最大且带有官方性质的移民运动。当时山西由于封闭、战乱少等原因,相较于临近的几个省(承宣布政使司),人口优势巨大,所以,山西开始了人口外迁。

历史记载山西洪洞县由于陆路、水路交通发达等原因,成了当时政府的一个移民集结点和派遣站,这一点,也恰好能说明为什么“洪洞县”成了那个时代、那场迁徙的唯一一个代名词。那场迁徙,将近一半的山西人从洪洞迁出,发往陕西、河北、河南、山东等地,促使由于历史原因导致人口锐减、“人力不至,久致荒芜”的中东部各省重新焕发了生机,为统治者日后的生存繁衍、朝代更迭重新打下基础。 Continue reading

为了忘却的纪念:南京大屠杀

1937年12月13日,一个正在被世人忘却的日子,69年前的今天,300000万南京同胞丧身在日本侵略者的屠刀之下,有千年历史的南京城血流成河。身在69年之后的我们,无法去体会69年前的那场史无前例的杀戮浩劫,但我们不能忘记,也无法忘记,那是中华民族5000年历史长河中最惨痛的记忆。

这段历史,请我们中国人不要忘记:1937年12月13日,日本侵略军占领南京。在华中派遣军司令官松井石根和第六师团长谷寿夫的指挥下,对中国军人和南京百姓进行长达6周的血腥大屠杀。日军在南京集体屠杀28案,包括被集体枪杀与活埋的计19万余人;零散屠杀858案,仅被收埋的尸体就有15万多具。日军在6周内共屠杀南京市民和放下了武器的中国官兵30余万人。曾在长江岸边参加毁尸灭迹的日军少佐太田寿供述,经他与安达少佐在南京下关码头处理的就有10万以上的尸体,其中掩埋、焚烧的约3万多具,其余投入长江去了。这一举世震惊的暴行,受到世界舆论的普遍谴责。1946年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在审判日本战犯的决议书中指出,“日本兵完全像一群被放纵的野蛮人似地来污辱这个城市”,“实行杀人、强奸、抢劫、放火”。经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理,松井石根被判处绞刑。谷寿夫被引渡给中国政府,于1947年被处以死刑。这是日本帝国主义在侵华战争中犯下的一桩滔天罪行… …

当年日军的大肆屠杀让我们愤怒,但今日的日本右翼公然为之翻案,则更让我们为之愤怒之极。历史终究是历史,是无法被人为改变的。我们要做的就是“不要忘记”!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