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房子”

中国人就像棵入土生根的大树,一旦根扎在哪,基本上这辈子也就交代到哪了;美国人则像一株随波逐流的浮萍,不会固定于某处。而对于当今的社会,牵绊中国人的除了与生俱来的“家族”、“乡恋”情节外,最主要的恐怕就要数“房子”了!中国人的房子基本都是水泥混凝土浇筑,升价不菲,然后再附一张具有所谓“法律效力”的房产证,而正是这张“坚固”的证件把所有的国人都束缚在了一个地理圈子里,即使你走得再远,最终还是要在某个黄昏时侯回到这所房子里。说得更夸张一点,你的生之地与死之地相隔或许不过几米。

中国人的房子除了“坚固”外,还很贵,即使在我这样的三线城市,一套三居室起码也得35万靠上。这是个什么概念?对于三线城市的普通劳动者而言,这意味着将要付出大半生的积蓄来购置这么一套仅够三口之家容身的房子,甚者如果有幸参与到“房贷”这个刺激的游戏中来,那么的后半生也要交付给这房子了!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一部分中国人确实是在为了自己的房子而奔波劳作,这钟情况下,你还能走多远?!

最近对美国人兴起的“mini houses”比较感兴趣,所谓的mini houses,就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美国多数平民阶层无力继续承担繁重的住房贷款和相关经费,不得已转入“面积小、耗材少、行动方便”的mini houses。我呢,有事没事就翻看一些美国人自己开设的此类站点,发现mini houses在美国已经成熟到“产业链”的地步,从设计、建造、装修、改装、出售等环节,都有比较广泛而有力的支撑。 Continue reading

交房

在“被延期”近七个月之后,开发商终于给我打电话说要交房、拿钥匙了。我的房子建筑面积70平米,08年10月交的定金2万,由于当时没有预售许可证,所以没有交首付,也没有办理后续的公积金贷款等手续。

其实开发商是最有耐性的,在我交定金时,售楼小姐宣称来年开春(我所在的25号楼)就动工建设,现在回想当时这小姐说的“开春”真的是很有迷惑性:业主以为3月为开春,但在开发商看来3月到5月都是开春!25号楼是5月份开建的,之前从3月开始就一直与售楼部联系,了解动工情况,可惜,被忽悠了。

待到5月份,开发商办理了预售房许可证,心急火燎的去交了首付,办了贷款,并听售楼小姐信誓旦旦地拍胸脯保证:年底12月31日交工!当时很欣喜,被开发商这种为人民服务的热忱和对工作的积极,深深打动。 Continue reading

我是房奴,我爱房奴

当在《城镇职工住房公积金贷款文本》中的最后一页签完名字的时候,我已经正式加入了“房奴”这一“民族”。

结婚之前,曾经在丈母娘面前信誓旦旦地说要在婚后“不远的将来”为我和老婆(当时叫“女友”)买套房子,幸亏丈母娘和丈人深明大义,不计较这房子的大小和档次,我才在“没有任何可支配房产”的情况下,顺利娶了女友(现在叫“老婆”)为妻。当时,我在心里也发过誓:一定要孝敬老两口,不为别的,就为这“不求姑爷有房有车”的气魄。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