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和母亲节

母亲今年五十六岁,世事的沧桑把母亲脸上的皱纹刻画地更深、更浓,鬓角的斑白已是不争的事实,但和其他同样生于五十年代的城市的母亲们一样,社会的发展也让她们对“美”深爱有加:染发、买化妆品等等也是不亦乐乎,只是过早的与“世事无常”结缘,让她“爱美”显得有些苍白无力。

我的奶奶家在前南峪,姥姥家在浆水,两个紧挨着的小山村,三面环山,但充足的水流却也能将这山装扮的生气十足。两个村子被一条路紧紧的连在一起,能出去外面世界的只有一条公路。母亲从小就很向往那条公路尽头的世界,只是被那个年代所困,“进城”就被当成了一个“梦想”。

母亲说,作为家里老三的她,在大舅去天津当兵之后,生来就脑瓜不够使的大姨和还小的二舅、三舅,就把家里的活计“让”给了她。特别是万物萧瑟的冬天,她每天早晨都要跟姥姥、姥爷一同起来,在薄雾晨曦中为他们做饭、收拾;或者,起得更早,去跟姥爷一起到离村二十多里地的西边的山窝里拾柴,或许好的时候,还能在不多的栗子树周围捡到年前掉落的栗子。

比起那些不常有的但甜美无比的栗子,橡子却是很多、吃也吃不完的。橡子很苦、很筛,用它们做出来的窝头、面饼又硬、又涩,但母亲说,在那个年代,这就相当于现时的白面馒头:常见、常有。而且,这太行山养人,一年到头,总有些让人惊喜(能吃)的东西,一旦碰到,就当是“改善生活”,这比起那些没山、没水、没作物的地方的人来说,已经是相当优越的了。 Continue reading

无题两则–现实男女与谷歌

一:现实的男与女。

我已结婚一年有余,但是身边的未婚朋友,还不少,甚者我认识的几个比我大上三四岁、三十已经出头的,也还在“搜寻”另一半的过程中。如果要问他(她)们见了多少对象了,那真是少则四五十、多则上几百。是真的限于自身条件太差或太好而找不到所谓“门当户对”的吗?不是,原因大概有五:1. 对方长相符合,但工作不符合,反之亦然;2. 对方长相和工作符合,但个头不符合,反之亦然;3. 长相、工作和个头都符合,但对方家庭经济条件不符合,反之亦然;4. 长相、工作、个头和家庭经济都符合,唯独对方有“多余”的兄弟或姐们,反之亦然;5. 前所述的都符合,但到自己父母这关,死活都不愿意!

以上几条是我在毕业后相对象的过程中简单总结归纳的几条(最终我是自由恋爱结的婚),不能说全国都如此,但至少在邢台这样的小城,很多非自由恋爱的男女,都基本符合上述几条。这些男男女女,可真是千挑万选、优中选优般的精挑细选,哪怕单单某一项不符合,连面也不会见,美其名曰:浪费彼此时间。

这几天我妈还给她同事的小子介绍个对象,女方是我媳妇儿的同学的表姐,女的29岁,虽说学历一般,但自己很会挣钱,前几年自己花钱加银行贷款买了套100多平的房子,应该可以说是“女中精英”了;男方那呢,31岁,本科毕业,毕业后的几年一直在银行当临时工,不过去年通过关系转正了,挑选的目标方向一下子也随工作性质的变动水涨船高。本来约定在这周末见面的,可今年男方那返来话说:嫌弃女方岁数太大,人要找20多岁的,最好控制在25以内!说实话,我当时听到我妈转述的这男的要求,心里的火气,腾地一下就他妈起来了!操,也他妈不撒泡尿看看你张的那操行,个头1.75都不到,还就一套房子,爹妈也不是啥大商高官,无非就是个某银行的正式在编员工呗,你牛逼个啥?!得瑟个刁啊!!怨不得31岁的还几吧没对象,谁要你?!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