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房奴,我爱房奴

当在《城镇职工住房公积金贷款文本》中的最后一页签完名字的时候,我已经正式加入了“房奴”这一“民族”。

结婚之前,曾经在丈母娘面前信誓旦旦地说要在婚后“不远的将来”为我和老婆(当时叫“女友”)买套房子,幸亏丈母娘和丈人深明大义,不计较这房子的大小和档次,我才在“没有任何可支配房产”的情况下,顺利娶了女友(现在叫“老婆”)为妻。当时,我在心里也发过誓:一定要孝敬老两口,不为别的,就为这“不求姑爷有房有车”的气魄。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