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P3000-6.35破解,终于能玩了

我的PSP3000是08年12月份买的(港行),当时我还在2000和3000中间犹豫一段时间,不过最终还是被3000所谓的“新式LCD显示屏”、“通话Mic”给折服了,但买之后不多久就后悔了:与其买个砖头,还不如多花几百买个可破解的2000呢!

所以在随后的两年多时间里,机器一直是当做大号MP4来使的,中间也很关注它的破解进度,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貌似被完美破解的可能性是越来越小,而且那些个在PSP2000时代里叱咤风云的“大神”也都销声匿迹,没了踪影,估计是被SONY收编、收买的可能性大!但之前在09年和10年的时候也出过一些“破解系统”,但都“相当”不完美:破解后只能待机,如果关机,那系统破解会统统失效,之前的破解过程还得重来一次;更何况很多游戏还不能玩,只能运行一些简单的、指定的自制程序和汉化游戏,用户体验那是相当差劲儿!所以在这随后的一年多里,我的机器几乎没怎么用:用它看电影吧,有点小;用它听歌吧,又有点大,总之是“鸡肋一只,是弃是食,都无味”! Continue reading

PSP3000–SONY掌机绝唱

当初买PSP3000(港版3006),也是凭着一腔热血冲脑门儿才下了决心的,网上所谓的“PSP2000 VS. PSP3000”对比也是将PSP3000吹得神乎其神,所以我在两者中间还是很坚定地舍弃了2000。但好景不长,至今心愿未偿,所有种种对3000的“想象”到现在也仅仅是“想象”而已,面对平均价格都在几十元的UMD游戏和落后官方固件太久的破解系统,我也只能望盘兴叹。直到现在,除了狠心买下的十来张游戏盘,所能回味的,也就只剩下一“大号MP4”。

不过我觉得PSP3000也只是款过渡性产品:外型上作为前代的总结;主板上作为后代的先驱,系统上更是将“防破解”做到了极致。而且在SONY的金钱和版权的双重威逼利诱下,几位破解大神也相继退出破解领域或转战其他,个人觉得有些可惜,既为众多手握3000盼望破解的粉丝们可惜,也为SONY在PS与PSP之间的市场推广规则上厚此薄彼可惜,甚至觉得SONY自己都已经不把PSP当回事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