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高中生活

晚上跟同学吃饭,从各自的工作说到邢台的经济发展,接着又转到现实与当初理想的差别,最终回归到共同回忆我们高中的“艰苦”生活,颇有感慨。

我高中是在邢台县会宁中学读完的,由于中考成绩不太理想,没有进入市一中,可二中又不愿意去,最后在家人的“努力”下,去了当时很出名的县会宁中学。当时都说会宁出人才,每年高考成绩公布,都不比市一中、二中差多少,不过它是县里的学校,当时的“苦”,也是出了名的,传言很多学生,都因为受不了那苦,中途退出、跑走,这其中包括慕名而来的和学校挖来的“各色”好学生。

学校是建在远郊一个高岗上的,学校东边是市桥西区的范围,西边就是邢台县,周围荒凉无比,校东边不到一里地,就是市火葬场,学生们都打趣说:这是方圆十里内唯一能陪我们的!不过更让我们无奈的是,假若那地方“开工”碰到我们课间操,那就真真会被一片远远飘来的“白灰”笼罩,课间操结束,身上淡淡一层“白粉”。

学校当时的师资力量比较薄弱,对于学生们的生活管理,也仅仅停留在“规划”阶段,我们当时还住在几十年前的圆顶平房里,由于房顶比较高,夏天那儿就成了苍蝇、蚊子的理想聚集地,每每到冬天,那些蚊子、苍蝇卵都能把屋顶染黑。房子的门窗,常年无人管理,玻璃碎的差不多了,都拿塑料布顶事,但这些塑料布在这些高中小伙子手上,基本没有完好的,冬天的冷不用说,单单春秋的风沙,就让人很无奈,每次睡觉前,都要将被子拎起来抖抖。不过这些跟冬天被窝里碰到老鼠比起来,算是好的了,那毕竟是跟老鼠同床共眠! Continue reading

相思回忆之旅

从宾馆走出来与大家挥手告别的那一刻,我的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了。这一分别,何日再能相聚,或许真的是遥遥无期。

大学时代同宿舍的老四结婚了,这是我们宿舍的第一对儿。我们的同班同学悉数抵达为之庆祝,不管工作忙于不忙,能来的都来了。

结婚仪式后的第二天,在同学们各奔东西分别之前,大家坐在了一起,聊聊,说说话;作为仪式之一,老四与其妻来到桌前与大家敬酒,一一敬到;轮到最后,老四再也忍不住了,虽没有出声,但眼泪却早已狂奔而出… 什么都无需说明,大家的眼泪,真真实实的感情,就是最好的证明:这相互之间的感情,无法表述却也无法割舍。

酒,喝完了;话,却永远没有说够的那一刻,但有了工作和现实生活的牵绊,大家都多少有些身不由己:从不时看表的动作就能知晓。时间到了,火车就要开了,大家一一挥手作别;我也要走了,强忍泪水,回头与后走的兄弟们挥挥手,转过来再也不敢再回头了,我怕我控制不了自己的眼泪…

火车上,看着窗外,我尽量让自己不去感受与大家分别的不舍,但却总是一次又一次地深陷其中而无法自拔。

晚上,回到保定,与老二、老五一起,走在母校的林荫路上,回忆着当年的点点滴滴,倾诉着毕业分别之后的种种艰辛经历;晚饭,回到母校的食堂,坐在曾经一起狼吞虎咽的饭桌前,用着相同的碗、筷,品尝着相同的味道,感受着相同的气氛;只是,心情却早已不是当年那样:轻松、畅快、无拘无束。
Continue reading

就要回母校了…

我的母校,河北农业大学,就要回去看你了,很久了(大概一年多了)没有回去过,不知道有啥新变化,物是人非吧?!

同宿舍的老四要结婚,他是保定本地的,正好顺便到学校看看,另外宿舍的哥儿几个再聚聚,想想都很激动。都说人应该过得有激情,我想这激情也就来源于这样的日常之事。

学校留给我的,都是美好的回忆,包括我的爱情,正是在上学期间,认识了现在的女朋友,四年多的坎坷,也就这么过来了,现在想想都觉得犹如美丽的故事一般。二且,几次都在梦里回到了宿舍,虽然不是那么清晰。大学,对我这一生的影响,无法用语言说清楚,我的转变,都是在这四年的时间内发生转变的;这次回去,一定要拿着相机,把四年里待过的地方,记录下来,以后也许就很少去了吧。

都说大学后的两年,是变化最大的,不知道哥儿几个现在都怎么样了,天各一方…

在学校的时候,不敢说自己有多大的抱负,但“日后的雄心壮志”还是有的;待毕业这近两年的时间,时间和经历的砂轮已经把当年在校的棱角不平磨去了不少,这或许从校友录里大家的谈话能看出来。

现在看来,当时被我认为最郁闷、最无聊、最没有成绩的四年,竟然是我到现在这二十五年人生里最有意义、最有价值、最充实的四年,这四年让我学会了太多太多,做为进入社会的一个演练,这四年对我来说,太重要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