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差点就死了

昨天下午三点多,当老婆和妈妈打的找到我的时候,我正抱着一棵树在哭,地点是市三环路路边。

昨天女友来看我,我说去跟同事喝酒吧,反正同事也说几次了。在饭店里,我跟同事一人一瓶老白干,一斤瓶的。当时喝完,还没什么事,我跟女友还被同事和他对象邀去唱歌。到这儿,我就什么事也记不住了。以下的,都是女友和妈妈告诉我的。

或许是这段时间太郁闷了,也或许是又在想我的父亲了,反正是在唱歌那,我跟同事吵架、摔杯子,最后闹得大家不欢而散,我还打了一拳前来安慰我的老婆,并且在大街上大声叫嚷,然后,扭头,撇下对市区不熟悉的老婆,自己一个人走了,往哪走,我不知道,走到哪,我没有记忆。最后一次有知觉是老婆和妈妈上来搀我回家,我放开或许抱了许久的树,仰面躺倒在了发潮的地上,然后,一丁点印象都没在记忆里留下…

老婆说我被送回来的时候,满身土躺在床上,嘴里不停地念叨“想我爸”,一会儿哭、一会儿笑。我,弄得全家人昨天都很不高兴,姑姑在电话里听到这事,一晚上没睡好,也哭了一夜… 妈妈一晚上都开着手机,每隔一段时间给我打个电话,问问怎么样了,要不要喝水… 老婆回家以后,连着打了几次电话,都被迷迷糊糊的我给挂了…
Continue reading

三个机关,三个故事

三个机关:山东省公安厅、中国广电总局、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这三个机关、机构是现在网络上被炒的最火的,原因如下:山东省公安厅的网站被黑三次,前两次间隔两个多月,最后次还不到一天;中国广电总局素以“发出不适当”的号令而闻名中国,这次是“力阻手机电视国标过关”;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这个老东西的作恶时间比较长,好像从成立之初就与3721这个流氓干上了,当然,与流氓对着干的不一定是君子,这次,它被推上风头浪尖的原因是“趁火打劫”!

山东省公安厅,这咱就不多说了,跟警察叔叔过不去的,都好不了,俺就是提醒叔叔一下:哪怕多花点钱,咱请一两个技术过硬、安全意识比较高的同志来担任咱省一级公安部门网站的管理工作,好歹咱是省厅!如果这样的“低级失误”再出现几次,咱的脸面上过不去啊(截至07-1-6晚23时,网站仍未修复,我估计网管睡觉去了,都这么晚了…)。今天早晨我打开电脑,访问了一下,看样子好像是被另一个“黑客”给黑了,从语气上判断,他对前两次事件感到愤怒。这么说来,这个网站已经被黑三次了(截至07-1-7晨9:40,仍未恢复)…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