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耗

时下“内耗”是一个相当敏感的词汇,小到百姓、大到管理层,都对这个词讳莫如深。大的道理我们都懂,都理解,多说对谁都无益,何况这样的网络环境下,对我的博客也不是啥好事,就简单举几个身边的例子吧:

1、我用的是铁通ADSL,按说这些年的网间互通互联和恶性竞争治理,早该见成效了,但我这个小区仍然只是铁通一家在运作,给电信或者联通打电话,不是说没线路,就是没端口。但铁通的线路质量,大家是有目共睹的:租用电信和联通的主干线路,缴纳相应流量费,还时刻受这两家的出口限制,线路是很不稳定。最近电信又开始治理“高宽带”接入,就是除了电信给第三方接入商规定的接入点外,一律不得擅自开通其他接入点;简言之就是我电信说让你铁通从哪进,你就得从哪进,否则,不好意思,你可以OUT了! Continue reading

关于刷机

我喜欢刷机,还在用MOTO V3的时候,就时不时从网上找个新刷机包来,鼓捣半天,曾经还因为刷死一次,不得已花了100大洋找了MOTO的专修店。自打去年买了HTC Touch 3G之后,刷机的热情就更一发不可收拾了。

人是有占有欲的动物,一旦你觉得某种东西完全控制在你手中、并按照你的思路演进的时候,成就感和拥有感将达到顶峰。其实这就是刷机的乐趣:手机硬件虽无法改变,但可以人为以软件的方式改变它的功能、性能,以此来适应自己的需求。

言归正传,这台机子自带的是Windows Mobile 6.1移动心机简中的系统,版本为19974,虽然这个系统比较经典稳定,但鉴于“WCDMA”和“联通”两点,最终还是换了英文版ROM。说到英文版Windows Mobile的ROM,就不得不提大名鼎鼎的XDA,这是一个国外的刷机论坛,服务器在意大利,其上基本上以HTC居多,也掺有其他应用WM的机器。里边高手云集,英文版ROM占大部分,也有德文版、法文版和意大利版。 Continue reading

我的2009

其实对我们来说,无论哪年,都是意义非凡的,每年都是自己人生的转折点,或喜或悲,若将“年”作为一张人生的走势图的“度量单位”,那么,由这一年年的点连起来的这条线,将会是波澜壮阔,大起大落的。或许,那一年,是你人生的某一个峰值,也或许,是一个低谷,但无论如何,这年,都将作为一个印记,深深地印在自己的心里。

对我来说,2009依然是不平凡的,这一年,我正式结束了“村官”生涯,丢掉了“村官”的帽子,进入公务员序列。这不是说村官不好,只是,在国内的大环境和乡村实际情况下,村官不会发挥太大价值,起不了应有的作用,若用“被国家政策所逼”来形容我们这届村官的招收,也丝毫不为过,当然,“抱怨”永远只能表现一个人的自卑和自悲,既然已经成为往事,那么,我就应该忘掉那些烦恼的经历,将那一段时间的经验和教训作为收获和奖赏,放置于“村官”阶段的顶端。

来到物流园区,一切都是新的:同事是新的、工作内容是新的、所接触的知识内容也是新的,就连工作中打交道的人、物也是从未接触过的。很自然的,吃亏、犯错、理解失误也就接踵而至,刚来这的头两个月,真是让我灰头土脸。不过幸好我的同事中,有心眼活络、办事有道的,随后的半年时间,经他“指点”和“教化”,工作总算有了一点起色,无论理解能力还是办事能力,都有了一定提高,这一点,是我这一年中最欣慰、最值得回味的。 Continue reading

一天的琐碎

早晨起来,匆匆吃了饭,登上车子就去了我所在的村子,因为前一天通知说今天上午乡里的领导去提前检查一下今年的全年“会议记录”,因为生怕在市领导检查时出错,乡里的相关负责人要提前督导… …

到了村里,把记录本一一摆好,在“苦苦等待”了近一个小时后,领导驱车来了。下车,一一检查,询问… … 突然,出错了,我写的各个类型的会议记录各各不相关联,逻辑关系不对:“党员活动记录”和“村民大会记录”事前都要在“双委会记录”里有提起或者描述,但我写的“党员活动记录”和“村民大会记录”与另一个同事(俺俩村官一个村)写的毫无关联,“前后逻辑不符”。领导对我一顿批(同事有事晚来),当时我哭的想法都有:我俩辛辛苦苦“编写”了近一个月的全年会议记录就这么被“否定”了,这也怪不得领导,毕竟我俩写得不符合逻辑。还好,乡里基层办主任为我俩说了说好话:村里把全部会议记录交给他俩写也不对,他俩才来几天,年前的村委选举他们也不了解,不出错才怪!

本想在领导面前…,唉,第一次就出这么大错!
Continue reading

我的村官“阶段工作”总结

被安排到桥西区一个村子里做村委副书记已近半个多月,我把我在那里的工作总结了一下,可以大致分为两个阶段:

一:学习了解阶段,主要看看周围的村委领导们怎么去处理工作。
二:实际参加工作阶段,主要是跟随要我配合的村委员,一块工作。

刚到村里的头一天,就参加了一次村委闭门会,讨论和总结前一段的工作及成果。由于这之前,我还没有来,所以,只有听的份儿。
前一段的主要工作就是搞村里计划生育,也就是节扎,和反对新邪教–门徒会。在计划生育问题上,村民大部分有比较心理,反应上来的意见有三大类:
人家不做,我也不做;

我比他(做了的)岁数小,我做了他没做,我就要讨个说法;
我上头有人,给我签字了,我不用做;
那一种意见和做法,都有“理”,放下去的任务,九个人,都有没有完成的。
而在反对邪教的帮教工作上,难度就更大一些,而且大部分都是年级60左右或者更大的,你跟他讲道理,说事实,人家就不信,而且常常反过来“教育”你。

处理以上两个问题,有一个通行的办法:办学习班,进行思想教育。
当然,在处理邪教的问题上,单纯教育还不足以达到实际功效,对于特别顽固的“头目”,无奈只好移交公安机关。
另外,在第一个阶段,还随村委员,下村实地了解村名生活收入情况,对村里的各个方面,在脑袋里有个印象,以后好开展工作,因为对于我这个“外乡人村官”来说,首先要做的就是根村民“套近乎”,最起码说个话什么的,能听进去。
Continue reading